淫欲傲天

发布日期:2018-04-29  来源:




  陈翔怀中两个的美少女呆呆地看着她们的姐姐,她们不能相信温文儒雅姐姐竟然会此地淫贱。以她 们只有十四、五岁左右的心智来说,根本不能承受如此的刺激,而她们文静的姐姐竟会如此淫荡的 为这些恶人口交,更加令她们难以接受。

  陈翔见她们呆呆的,不禁要调教一下她们,念头一闪而过後,决定先搞定一个再一个,把左手那个 少女堆落太师椅,然後一把拉过右边少女一抱入怀。

  少女好像给眼前景物吓傻了,陈翔把她搂在怀中也忘记了挣扎。为让她继续看她姐姐的淫荡的样子 ,陈翔便令她粉背靠在他的胸膛上。然後把晶儿的大腿轻拉开下,把直竖着的肉棒被夹在柔滑的美 腿之中。

  弄好後便向她道∶「晶儿,你很羡慕你的姐姐吗?」晶儿给陈翔的问话拉口了现实,并急道∶「不 是!」晶儿回答後突然乳尖一痛,大声地叫了起来∶「痛┅┅痛┅┅痛啊啊啊啊┅┅」原来陈翔听後大力 地捏着晶儿一对乳尖,有待发育的嫩乳给晶儿传来阵阵剧痛,两个娇嫩的乳蕾痛得如同着了火般。

  陈翔笑吟吟的道∶「老实告诉我,很羡慕你的姐姐吗?」说罢後更加重了力道,。晶儿那有不明白 陈翔心中所想,语带哭泣地急道∶「羡慕!羡慕!」陈翔听後立即放开双手,笑笑口地看着怀中少 女,而哭泣的脸孔更加添他的淫欲。陈翔继续说∶「说清楚!」在陈翔说话同时,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被他捏得翘首挺立的乳头,晶儿想想刚刚的痛楚,只有答道∶ 「我┅┅我┅┅我很羡┅┅羡慕姐姐┅┅」陈翔对这个答案还未感到满意,续道∶「该说你很羡慕姐姐可以吸棒棒!」说完後便大力地再捏一 下乳尖,晶儿先「啊」了一声,然後不待陈翔再捏便羞耻地道∶「我┅┅我很羡慕┅┅姐姐可以吸 ┅┅吸棒棒┅┅」说完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翔显然要继续逗怀中的少女,便道∶「不准哭,这样哭法怎听得到你说什麽,再大声说一次!」 晶儿像是很怕捏乳尖的痛楚,立即止住哭声并以全厅都听到声音再说一次∶「我很羡慕姐姐可以吸 棒棒!」如此淫荡的说话,结果自然是换来厅中男人一阵阵的淫笑。

  陈翔淫笑完後继续说∶「你说你姐姐贱不贱?」晶儿以颤抖的声音说∶「贱┅┅」少女答完後见陈 飞脸色一沉,立即以清翠的声音详细再说一次∶「姐姐很贱┅┅」陈翔满意地一笑∶「真聪明,学了个乖┅┅」说完便在晶儿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後说道∶「如何的 贱法┅┅」晶儿想了一下,以害怕的声音答道∶「姐姐吸棒棒的样子很贱┅┅像┅┅像个┅┅婊子 」陈翔笑道∶「学得真快,懂得用「婊子」这个字,刚刚学的吗?」晶儿细声的说∶「是┅┅」陈翔仍然不肯放过她,继续问∶「你姐姐不是婊子,是一苹淫贱的母狗┅┅晶儿说是不是啊?」晶 儿没有立即说,显然不想这样侮辱她的姐姐。但陈翔岂会放过她,由始至於他都不断在揉搓少女的 奶子,这时加重了双手的力道,并在晶儿耳边轻道∶「想不想再试一次┅┅」晶儿全身颤抖了一下,便答道∶「姐姐┅┅是┅┅一苹┅┅淫贱的母狗┅┅」陈凤听了後,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尽」,小吴发觉陈凤的动作慢了下来,敲了一下陈凤 的头,然後道∶「老实一点,连吸肉棒都不会吗?」陈凤心中一冷,她死得去吗?这些恶人必定连 死都不会给她的,她现在真的只是一苹母狗,她连死的权利也没有┅┅┅┅何况她一直过着大家闰 秀的生活,也使她对死十分害怕。

  陈翔笑吟吟道∶「晶儿知道母狗是做什麽的吗?」晶儿答道∶「不知道┅┅」陈翔用解答疑问的语气说∶「做母狗也很简单而已,只要翘起屁股给人插骚洞,给主人爽就行了┅ ┅」顿一顿续道∶「现在晶儿知道母狗是做什麽的吗?」晶儿回答∶「知道┅┅母狗只要翘起屁股 给主人插┅┅骚洞就行了┅┅」晶儿说完後,厅中又发出一阵一阵淫笑。陈翔笑吟吟的向晶儿道∶「晶儿要像姐姐一样吸棒棒吗? 」晶儿心中一哀,只有答道∶「晶儿想要像姐姐一样┅┅吸棒棒」陈翔变本加厉道∶「那晶儿要学姐姐一样做一苹淫贱的母狗吗?」晶儿知道再也不能逃出魔掌,只 有顺从一些,才可减轻痛苦,所以答道∶「晶儿要学姐姐一样做一苹┅┅淫贱的┅┅母狗┅┅」陈翔对於晶儿这麽快屈服,令他不禁洋洋得意。不过他这般折辱晶儿,注定了他惨死的结果。因为 凌傲天虽然喜欢把女人变成一苹淫娃,但他却十分讨厌用强,看见陈翔用伤害女人身体的手段更使 他反感,看见晶儿布满瘀痕的乳尖,不禁怒从心起,要不然碍於仍未听得出什麽,他已经出手了。

  陈翔要继续施压,便说∶「那晶儿知道怎样做一苹好母狗吗?」晶儿苦思片刻後,轻声道∶「用母 狗┅┅的┅┅骚┅┅骚洞令┅┅主人爽┅┅」陈翔兴奋地续道∶「那先用小手给主人爽一下吧!」,说完便拉住晶儿两苹小手往他直竖着的肉棒 上摸,肉棒虽然良久没有受到刺激,但听着怀中少女如此淫贱的说话,肉棒仍然硬梆梆丝毫没有软 下来之意,现在待晶儿软滑无骨的小手搓揉更加亢奋起来,肉棒一跳一跳地舞动着。

  此时被陈翔堆在一旁的少女突然好像发疯了一般大叫∶「啊啊啊呀┅┅啊呀呀┅┅呀┅┅呀」在众 人还未有反应时便疯狂冲向旁边的桌上,拿起放在桌上的大刀,便飞快在脖子上一 ,在伤口鲜血 飞溅的同时香消玉殒。

  厅内众人都呆了一下子,就在这时一直给掉放在地上遭双手双脚反绑的少妇大叫了起来∶「女儿啊 啊呀┅┅啊呀┅┅啊┅┅呀┅┅呀」陈翔此时已经回复了冷静,「啐」了一声後向小吴道∶「快点了二夫人的昏睡穴!」小吴应了一声 ,便踢开了仍在发呆的陈凤,走过去把点了二夫人的昏睡穴。

  又过了一阵厅内的男人又继续着他们的淫戏,一时间交合之声又充满了整个厅中。

  本来陈凤心中不断盘旋「死」的念头,然而看见了她妹妹的死前的惨况,布满鲜血的身驱,更加使 她害怕了起来。心中只想∶「有没人能救我┅┅有没人能救我┅┅」小吴点了二夫人的昏睡穴後并没有离开,一直眼直直望着地上的美少妇,陈翔知道他心中所想,但 他答允过老吴,只有向小吴说∶「不要动她,待你大哥回来爽完後,你再向他讨来玩玩吧!」说完 後便继续一手玩弄着晶儿的小穴上稀疏阴毛,一手搓揉着娇小的美乳。

  小吴只有道∶「他妈的,大哥去得真久!」然後便走向陈凤,把开始有些软软的肉棒指向她的口道 ∶「继续吹!」而陈凤只有继续着她唯一能做的事。

  文太看到这里便清醒起来,向凌傲天愤怒地说∶「动手吧!我忍不住了┅┅」其实这些事凌傲天看 过甚多,但不知为何看陈凤陈晶两姊妹被这样狎弄法,却有忍不住的感觉要去解救她们的感觉。

  凌傲天脑中飞快地闪过无数了念头,然後他明白了,这一幕他经历过,像极了十年前的情景,陈凤 犹如他的母亲而陈晶就好像是她的妹妹兼妻子,两人被他仇人狎玩的一幕在心上再重现起来,这个 念头一起,连他也禁不住要出手了。

  文太看见凌傲天不回答他的问题,而凝望着他两个姐姐,文太便以为凌傲天想要他两个姐姐。便问  傲天道∶「你帮我报仇,我两个姐姐你喜欢怎麽样便怎麽样!」陈雄在六个儿子中最喜爱的便是文太,一直都想要他做帮中的继承人,所以其它五兄弟一直都很排 斥他,五兄弟当然唆使其它三姊妹站在同一阵线,一齐排斥文太,就连陈凤都碍其它兄弟姊妹不太 亲近文太。再加上他刚刚两个姐姐的表现,他作这个决定心里只是挣扎了一下而己。

  傲天本来没有这个念头,然而他为掉念妻子,已经有五年没有和其它女子欢好过。经文太一提, 久被压下的欲火也难以平熄,他在和妹妹完婚前,本就受师父影响,十分风流,只是他婚後便收心 养性,妻子之死,在他哀痛下对女人便不太动心,但五年的时间早已冲淡了一切。

  傲天一想发觉反正没什麽缺失,便答∶「好吧!」文太听罢便要下屋,但突然一阵内力沿着 傲 天本来握住他的手传了过来, 他只觉得全身发麻,不要说动,便说话也不能说,只有用询问的眼 神望向 傲天。

  傲天在他耳边道∶「你只是要杀掉你的仇人还是要毁掉整个青湖帮?」 傲天知道文太应该不太 会明白他的意思,便详细地解释∶「青湖帮是你父亲的心血吧!我想下面的都是青湖帮的重要人物 ,如果一股脑子全部都杀掉,帮众便会人心惶惶,那青湖帮一定会散掉┅┅但如果只杀掉陈翔和黄 水月再按抚一下其它人,那青湖帮只是损失一两名高手而已,虽然实力有损,但仍然可以维持下去 ……」说完後,便撒了手上的内力。

  文太幽幽道∶「怎麽按抚?」 傲天便在他耳边说出他认为可行的方法。待 傲天说罢,文太并没 有即是回答,文太虽说早熟,但遇着这些时,仍难免和其它小孩一样轻易把怒气牵止到其它人,好 像其它人都是帮凶一样。又因为下面的其它人虽然没有杀掉他父亲,但显然没有为他父亲的死有任 何哀悼之心,不禁怒气倍增。

  但是 傲天是文太的依靠,他说的话文太自然能听得入耳,而且 傲天的说话更十分合情合理。先 不要说人心惶惶,一次过把全部帮中高手都宰掉,青湖帮的实力可能会连一个二三流的帮会也不如 。

  傲天见他眉头深锁,知道他正在下一个「困难的决择」,也只有静静地等待文太的答案。

  这时一个标准恶人模样的男子进入厅中,黄水月劈头便问∶「都完事了吗?」那男子不理会黄水月 ,向陈翔恭敬道∶「参见帮主!」陈翔问∶「都办妥了吗?」男子答道∶「是的,属下幸不辱命, 已把那五个小孩杀掉,并待狗苹们吃完後,才回来的!」这时黄水月狞笑∶「嘿嘿哈哈,陈雄啊陈雄,一夜夫妇百夜恩,我也待你不薄吧┅┅怕你在下面寂 寞,把你的儿子送来陪你┅┅」说完後便像一个疯子般狂笑。

  晶儿虽怕陈翔,但仍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向黄水月大吼∶「你为什麽要这麽狠,爸到底得罚了你什麽 ?」黄水月则满面狰狞叫道∶「小娃儿你懂什麽?你知道什麽是生不如死,我的未婚夫就是死你恶 贼父亲手上,我忍了这样多年,就是要他连本带利一次过还给我,可笑他竟然不知道杀了我未婚夫 ,以为只是杀了一个下人,真是一个老胡涂!」晶儿给黄水月狰狞的神情吓了一跳,颤声道∶「但凤姐和文太都是你亲生啊,难道你连一点亲情都 不念吗?」黄水月狞笑∶「他们不是我的儿女!」

  「他们是杂种!」

  「他们是那狗贼陈雄的杂种!」」

  黄水月像火山爆发般停不了地狂笑∶「你知不知道,看着你们的贱样,我现在才知道什麽是开心! 我一世人简值从来未如此开心过!」黄水月喘了一口大气,继续大笑道∶「那狗贼要文太这杂种继承他的青湖帮,我要把他的一切都毁 掉,这才叫连本带利!这样才够痛快!」在瓦上的文太听罢,立即用尽吃奶之力狠狠地大叫∶「贱人我不会如你所愿,青湖帮不会毁掉!」 陈翔反应也快,立即向屋顶大喝∶「什麽人!」文太这句说话已明示了他的决定, 傲天要知道的因由,黄水月刚刚都道了出来,再也没必要伏在 这里。他亦暗喜文太上了一课并已完成了他给于的「心志」考验,也没浪费了他伏在屋上这段时间 。

  傲天大喝一声∶「 某冒昧来拜见青湖帮小丑陈翔!」然後霸道的内力散布全身把身下的瓦片全部 震碎,一手握住文太的小手,两个人如飞将军般从天而降落在厅中心。


  「 某冒昧来拜见青湖帮小丑陈翔!」大喝声由无匹的内功所发,在厅内众人震耳欲聋的同时,  傲天挟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

  傲天在众人还未镇静时,轻蔑地向陈翔道∶「怎麽一个青湖帮帮主不会被这等小事所吓怕吧!看 来你这个帮主不知道用了什麽下三流方法抢来而已┅┅还是快快退位让贤的好?」陈翔始终也是一个角色,见 傲天没有其它帮手,便恢复冷静并推开了身上的陈晶,然後冷冷地回 答∶「阁下这等拜访方式,似乎有欠礼数,至於我这个帮主怎麽当法和阁下没任何关系可言,敢问 阁下来访有什麽指教?」傲天不屑地说∶「小丑说话真引人发笑┅┅」说完後便把眼神射向给他轻轻抚摸着头发的文太。 文太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咬牙切齿地说∶「认得我吗?」文太在进厅後一直给 傲天轻轻搂住,而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 傲天身上,以至都未意识到 傲天 身旁的小孩是文太,到这时厅中人才发觉。

  陈翔冷笑∶「想不到你竟然自动送上门来!省了我一番功夫!」但文太不理会陈翔,以狠毒的眼神 望向黄水月并慢慢的道∶「是啊┅┅一对狗男女也在,也省了我一番功夫!」傲天「嘿嘿」两声,便缓慢地走向陈翔,此时一旁的小吴抻手一拦,向 傲天喝道∶「单人匹马 竟敢来青湖帮撒野!」傲天笑道∶「我估你大哥是不是在三个时辰前身穿一身夜行黑衣去追捕清叔和文太,还带了十多 人同去」顿一顿後便叹道∶「可惜嘛┅┅现在好像给人一剑劈成两半,然後掉了在路旁喂狗!」小吴听罢大哥恶耗,立即疯了般大喝一声,然後右手一拳便招呼 傲天身上,拳风虎虎生威,着实 有一手功夫。不过 傲天毫不理会,任由这一拳击落在胸膛上。

  小吴击中 傲天同时,发觉力量顿时失去了踪影。就在小吴仍在愕然时,手上传回一道强横的内力 ,把小吴震退。小吴喉头一甜,一口鲜向立即从口中喷出。

  以 傲天的武功来说,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其实 傲天这一手比起简单的震退小吴难度不知高了多 少倍,他先以自身内力以柔化刚,化去拳上之力,在小吴旧力尽去的同时,把强横的内力乘隙直击 小吴五脏六腑。要知道小吴是在毫无内力抵御下被内力震其内脏,其伤之重绝不是 傲天单单以内 力攻其身可比。

  就在小吴要倒下的同时, 傲天左手一抓,把小吴整个人抓起,然後手左手一扬,小吴便如炮弹般 背脊撞在左旁的大柱,只见小吴缓缓依柱而倒,而衫上满是鲜血,神情更是痿顿不堪。 傲天则继 续着他缓慢的步伐,好像刚刚从未有任何事发生过一般。

  傲天乘从天而降的气势未消时,再露这一手,更进一步地震慑了全场人的思想。要知道小吴也算 是帮中一名好手,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厅中参加这一场庆祝新帮主的淫宴,但一招便被人所败,这比 起任何言语更能打击他们出手的意图。

  而陈翔首当其冲地感受到 傲天的杀气,完完全全消磨了他出手或逃走的意图。陈翔这时脑内飞快 转动,终於想出了一个可怕的人∶「你┅┅你┅┅你是┅┅ ┅┅ 傲天┅┅」傲天淡淡道∶「你也有些见识!」陈翔不知道 傲天这个大人物为何会在这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 的帮会中出现,但他这时只有尽力巴结他,陈翔只有以有生以来最恭敬的言气震震的道∶「不┅┅ 不知道┅┅前辈降临贵帮┅┅在下未┅┅未有迎接┅┅实有失礼数,前辈┅┅教训在下的手足┅┅ 教训得好┅┅」傲天这时已经站在陈翔五指可伸的距离,继续用淡淡地说∶「不用客气,我是来杀两个人而已, 杀完便走,也不会浪费我很多时间!」陈翔见到 傲天和文太同来,再蠢也知道那两个人当然是他和黄水月,这时他只能扬他贬己∶「前 辈┅┅前辈身为七大高手之一,怎可以出手杀┅┅杀我这等┅┅小人物,而且杀┅┅杀之有污前辈 之手啊!」傲天轻笑∶「那你死在七大高手手下,也死得有价值吧!」顿一顿继续笑道∶「日後江湖传言青 湖帮帮主陈翔,单人匹马力战 某而死,那将会比七年前衡山之役更加震撼啊!」陈翔听罢衡山之役更被吓怕了胆,不自然地退了两步。

  七年前 傲天在衡山城一间酒楼和他妹妹成亲,差不多所有天下自称「正道之人」皆来阻止,但是 被 傲天用言语讽刺下,这些自称「正道之人」只得每人单独接战,虽然众人用车轮战手法,但最 终竟然被 傲天一一所败。正当所谓「正道之人」该守诺言让 傲天当着众人之前成亲之时,终有 人忍不住开始围攻 傲天, 傲天被众高手围攻自然不敌,但他展露了一手当世无人能敌的轻功「 飞仙化羽」,抱着妻子而走竟无一人能追上他们。

  此役使 傲天之名传颂武林,要知道此役成为了正道中人的笑柄,既食言之馀更让 傲天全身而退 ,只此他便被天下正道列为大敌之一。其实衡山一役真正的高手并没有尽来,至少在中原正如日中 天的三个名门正派,少林、武当和峨嵋派的掌门皆有事未到,只派一些长老到来而已。

  这时武林中好事之人,便把 傲天和其它六人合称「当世七大高手」,七人之中正道有四人,有一 人为官场中人,两人为黑道, 傲天自然被列邪道其中一人。

  这些就算是江湖初哥也知道的事,陈翔当然更加清楚,所以他知道眼前这人是 傲天时,死亡的压 迫力使他平时的机智都使不出来。

  而陈翔这时只有一招可保命,正是突袭 傲天,希望可以重创他。

  要突袭只有引开 傲天的注意力,陈翔此时把该戒备的双眼,飘然望向一旁的黄水月,并同时退後 。 傲天亦奇怪陈翔当此大敌不顾,而把苹中力分散,不其然地瞟了黄水月之眼。

  陈翔当然不放机这机会,猝然发难,左右双手各成虎抓,左上右下同攻 傲天,左手取的是 傲天 双目,右手取的正是下阴。这一招的确快且狠,实令人顾上不能顾下。 傲天轻蔑地笑了一下,左 手闪电而出,准确无误地抓住陈翔的右手。

  一道内劲通过陈翔的右手贯彻全身,全身发麻,左手自然无力地垂下,攻势不不攻而破。 傲天叹 道∶「小丑不竟是小丑,总爱让人发笑,看你这麽尽力一拼,我也露一手「潜龙劲」回敬一下吧, 怎麽样?」「潜龙劲」仍是一道运劲注入它人身上的运功方法,如何用内功输进它人的身体使它人运转并助人 疗伤的上乘心法,其运劲方式和「道家」的逍遥和顺自然相类似。但是 傲天的师门,把其加以发 展,除疗伤外成为一种发劲於它人身上,使其各肢体失去活动能力的一种功夫。这功夫比起抓住对 方穴道或点穴更好,因为其独得运劲方式,使对方不能凭内劲强行把抓住穴道的手震开,或者点穴 後被对方以内劲冲开,而被对方有可乘之机。但坏处自然是需要不断运功用内力压住对方肢体。

  其实「潜龙劲」在真正武学上用途不大,因为抓住高手并向对方发劲,又要迅速地以内劲通其周身 ,根本是绝不可能的事,所以只能对武功比自己弱的对手施展,那对手弱於自己何虽如此麻烦。不 竟「潜龙劲」是一种道家的疗伤上乘心法,根本不是武学宝典,只是一种副学之用,其真正作用是 疗伤。

  陈翔只感到全身发麻,但又不是那种给人点穴或抓穴的无力可施感,但全身内力却不听使唤,简值 就是有力而施展不了。

  陈翔因事情过如突然,所以由此至於都未有时间穿回衣服,这将是他一生人最後悔的事。这时 傲 天右手一把抓住陈翔软软的肉棒,陈翔深感不妙,但在这注意力全集中在下阴之时,被 傲天抓住 的右手传来如火烧般的剧痛,陈翔只见右手手腕已被 傲天握得有如烂泥,骨骼经脉尽碎。然而在 「潜龙劲」下他的喉头和舌头勉强地颤动,但发不出任何声音,比起点了哑穴那种根本动不了,真 真正正的是「哑子吃黄莲」!

  傲天冷冷一笑,左腿快如风击中陈翔陈翔胸膛,同时双手施力。「轰」的一声,陈翔身驱如断线 风筝般被轰入厚厚的红墙中。而 傲天双手各握着一苹如烂泥般的手腕和一条血沐沐的阴茎。

  陈翔已脱离了「潜龙劲」的控制,可是他仍说不出话,因为他实在是太痛了,阴茎和手腕被硬生生 的扯掉,那种痛已经超越了笔墨所能形容,撕心裂肺都不能形容他现在所感受的「痛」。他双眼满 布红但仍仍狠狠望着眼前的仇人,血盘大口张得大大并露出一排利齿,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下,就像 一苹择人而噬的禽兽。

  其实 傲天本不是一个如此凶残的人,他杀人就是杀人,断不喜欢折磨它人来浪费他的时间,但是 为了令文太一会儿能「按抚」帮中的重要人物,他只有残暴一些,心中不禁想起,如果由他师弟莫 恨天来做,必能更收其效,不过他瞟了厅内人的神情,知道这样也差不多了。

  傲天冷笑∶「看你这麽辛苦,让我来送你一程吧!」说完把双手的「垃圾」放下,一个箭步冲前 ,右手食中二指如剑一般,在陈翔颈上一挥。在鲜向狂喷下,用左手提起陈翔已被砍下的人头,顺 手一抛把人头掉了在文太的前方不远处,而文太则用脚翻一翻陈翔的人头,把面朝向他,然後默然 地冷笑。

  凡是厅中的人都被他们两人的做法吓得呆了,既被 傲天残杀陈翔所震,更惧文太那种镇静的神情 。两人合演的好戏已把这些帮中的重要人物一丝出手的意志都磨灭掉了。

  黄水月在惊吓中发觉满身鲜血的 傲天正一步步朝着她而来, 傲天刚刚说过来杀两个人而已,明 显地她正是第二个人!

  黄水月吓得花容神色地一步步後退, 傲天突然「嘿」一声,直把黄水月吓破了胆,立即慌忙道∶ 「只要 大侠饶了小女子一命,小女子愿一生一世为大侠做牛做马服侍左右!」黄水月唯一能打动人的本钱,就是她的肉体,所以在说话的同时挺胸收腹,凹凸有致的身材表露无 遣,但她也失算了,她把自已看得太重了。黄水月在 傲天眼中只是一个普通得很的淫妇而已,对 於平常人或许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对身为七大高手之一的 傲天来说根本是不值一哂。

  傲天露出一丝微笑,黄水月心中一喜,但跟住眼前人影一花,四肢剧痛,已被 傲天用剑指划了 一剑,黄水月无力地倒在地上,发出如杀猪般的哀叫声。突然黄水月停止了叫声,因为文太在怀中 拿起一把匕首站在她面前。

  文太神情漠然地说∶「母亲啊!你好像是拿着一把这样的匕首,慢慢地插入父亲的心窝┅┅那夫妇 该要分甘同味吧┅┅那现在就请母亲尝尝了!」文太这样冷冷的说话比起狠狠地痛骂更使她害怕。

  黄水月现在只有一边挣扎一边哀求「不要」,可是文太一个翻身便坐在她身上,用左手死命地按住 按住她的颈,然後在她恐惧的眼神下,把那把匕首慢慢地往她的心窝刺去。

  全部人都被这一幕「杀母」所震骇,包括 傲天在内根本没有人有思考馀地。匕首慢慢地刺入心窝 ,殷红的鲜血迅速地染红了黄水月身上的衣衫,她只有把双目睁得大大地看着身上的儿子。

  文太无惧地正视着一双几乎要凸出来的红目,狠狠地道∶「你的杂种儿子正要把你送往地府,怎麽 不反抗了!」然後大力地把匕首往前一送,黄水月发生她生前最後的嘶叫声,然後整个厅中便再度 回复沉默┅┅只有文太激动的喘气声。

  过了良久,文太慢慢地站了起来。他还有事要做,要使厅内的人物归心!他用沈重的步伐走向陈翔 刚才坐着的太师椅,然後笔直地坐着,龙目生威地瞟了众人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原本在厅中 的三人和新进来的那人差不多同时地跪了下来,但他们不知道现在该说什麽,只然尽力把颤抖牙关 咬实以免发出声音。

  突然倒在一旁的七夫人,起身抢起一把刀,然後一刀插进刚刚疯狂凌虐她的小吴,她现在要狠狠地 报仇。可是小吴喷了一口鲜血,突然回光反照起来,左手握着身上的利刃,右手向前一探抓住七夫 人的颈子,然後大力一扭,一声骨折声响片全厅。小吴发出两声痛苦的笑声後,和七夫人同告毙命 ,而陈晶这时立即扑向七夫人痛哭失声起来,自然可知晶儿的母亲正是七夫人。

  不过这一幕却没有引起厅中男人的注意,他们仍然地对望住。那个新进来厅的男人好像较醒目,首 先叫道∶「小人参见帮主!」话音未落其馀三人已经争相地叩头参见起来。

  文太冷冷的道∶「我是帮主吗?」四人立即道∶「当然是!」文太说∶「好新帮主上任也该赏些礼 品给下属┅┅这七个女人你们四人各挑一个,馀下三人拖出去给你们的手下!」这四人同时愕然起来,也不知道文太是不是开他们的玩笑,竟然把他父亲的夫人们赏给他们。但此 时此刻保命才是正道,自然不敢有任何动作。在四人愕然时,周围的女人先是一声惊呼,然後便用 他们所知中最恶毒的言语咒骂文太起来。

  然而文太却不觉,向四人喝道∶「出面的人不是等了很久,你们还在发什麽呆,帮主命令也当耳边 风吗!」四人给文太一喝,立即告了一声罪,然後便以最快的速度,把七人给拖了出去,这时还是 先走才是正道,至於女人怎麽分,还是一会才算。

  广阔的大厅中只馀下四尸四人,两个男人和和两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这时陈凤走了过去安慰晶儿, 虽然她们同时丧母,不过心境全然不同,毕竟陈凤在黄水月一番恶毒的狠骂後,已经不当她是母亲 了。

  文太则冷眼看着这两个他姐姐,但并没一分亲情可言,因为纵使被迫,她们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低 贱了。这时一阵拍手声吸引了文太的注意,这个能拍手的人自然是剩下的活人 傲天。

  傲天赞叹道∶「刚刚你表现不错┅┅嘿嘿┅┅我没骗你吧┅┅这麽轻易便收服了他们。」文太刚 刚正是依从了 傲天所谓的「安抚」方法,这方法巧妙之处在於刚刚那四人正在亢奋的状态,却突 然给 傲天用惨暴的手段使他们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心灵上正是由最高点跌至最低点。正当他们以 为必死之时却给文太带了他们出生天,正好把他们反抗的意志撤底地消灭。

  更利害是陈翔所仗的只是给于手下女人作为帮助他的「利益」, 傲天看通这点,所以才要文太把 他们的既得「利益」保留,既然文太给于他们的「利益」并没有任何改动,那对於他们来说是陈翔 作主还是由陈文太来作主,根本没有分别,而且他们或者还会感激这个帮主除了饶他们一命外,更 把这些女人赏了给他们。

  傲天这一着确是把人的自私心态巧妙地利用到极致。

  陈翔用利益作拉拢,他便用相同的利益,更由「他」把陈翔杀掉,使他们的选择馀下一个,由他作 坏人再由文太作好人巧妙地使他们作出了唯一的选择。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淫荡异界旅程之开始 下一篇:逍遥谷里好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