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94)【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发布日期:2018-06-15  来源:

字数:76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四章——千娇百媚的小秋  我拿起打火机,对准香烟,轻轻摁了下,「啪」的一声后,冒出了一小撮火苗,我轻轻吸了一口,香烟随之冒出了几缕青烟,我闭上眼睛,又深吸了一口,然后用力吐了出来。  网友常说,抽的不是烟,是寂寞。此时,我才知道人们为什么那么爱吸烟。因为,抽烟时,有时候把嘴里的烟吐出来时,也把心底那份不愉快的难受之气吐了出来。  当然,除了难受,更多的是震惊跟不解:不解的是,前一个月,小秋跟父亲还是做任务一样,在讨价还价中完成的,小秋甚至一度衣服都不肯脱,但是为何一个月后,公媳俩人就像干柴烈火的热恋情侣?我完全不懂小秋搞的什么鬼?  震惊的是,小秋虽然还算有点底线,没让父亲湿吻,但是底线跟没了没啥区别。尤其听到小秋嗲嗲地说「哼,还不是你的口水」,我就气的不行,因为我太了解小秋了,小秋在做爱时,总能鬼精鬼精地说几句讨你喜欢的话,而且说的嗲嗲的,好听的不行,每次听到小秋在做爱时撒娇,都能让我战斗力倍增。譬如,父亲在听完小秋嗲嗲的「哼,还不都是你的口水」后,就激动得又要亲吻小秋。又譬如小秋拒绝父亲亲嘴,父亲失魂落魄时,又主动哄着摸父亲的脸。  说实话,小秋很能讨男人欢心,感觉她有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只是,看到她把这种天赋用在父亲身上,真的让我难以接受,也许就没有真正大度的人。  我胡思乱想,木讷地夹着香烟,呆呆地盯着屏幕,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脑海,努力不去看监控里正在上演的激情,但是,很遗憾,虽然不想看,但是却清楚地知道,父亲正在缓慢地九浅一深插小秋,动作虽然缓慢,力道却是十足,就像重量级拳击手,虽然出拳不多,但是往往都是拳拳致命。  譬如父亲,就是在那大幅度地一下升起一下落下,先是缓缓地抬起屁股,就像张弓搭箭,然后重重地落下去,就像牟足力气打出了一记重拳。把小秋的双腿揍的瑟瑟发抖。  随着父亲接踵而至的重拳,小秋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双手绵绵无力抱在父亲的腰间,尤其父亲每次重重落下时,小秋都「死死」揪住父亲的屁股,不知道是舍不得父亲屁股离开,还是害怕父亲再一次「后撤,张弓搭箭」,但是,越害怕,越不行,父亲屁股每次后撤后,都像大炮装弹上膛,重新装填好,必定给小秋重重一击。  小秋就这样,被父亲的大炮轰的「额恩··额恩··额恩」直叫。而且眉头深皱,那娇喘都是从嗓子深处发出来的。这让我很郁闷,风情万种的女人,已经很吸引人了,但是没想到小秋的叫床都这样花样百出千娇百媚。  就这样,公媳俩人的动作虽然很缓慢,但是却很清晰,父亲缓缓抬起屁股,然后重重落下,一声低沉的「啪」撞击后,小秋的身子一抖,随着发出嗓子眼里难受憋出一声「哦」,而且,父亲每次重重落下后,屁股还要用力的往里面顶一顶,就像拿匕首刺了人之后,还要使劲再往里面捅一点,小秋则最害怕父亲这招,父亲每次屁股使劲往里面顶时,小秋屁股瑟瑟发抖都想往回挪,而且随之从嗓子跟鼻子的结合处发出颤抖的「额··恩」怯惧声。好像真的被匕首捅了一样,不同的是,小秋则是被大肉棒捅着。  而且看父亲那贪婪样,好像不顶到小秋子宫口就誓不罢休一样。最可怕的是,没过多久,小秋居然投降了,父亲顶过来时,小秋不再逃避了,反而迎了上去,死死抱着父亲屁股,然后自己屁股也往上顶,那样子就像父亲拿着匕首捅小秋,而小秋自己还迎上去说:「你捅死我吧」。  我之所以脑海里产生这样的画面,因为小秋不但双手抱着父亲的腰,父亲顶过来时,小秋也迎合着把屁股使劲往上抬,同时小秋嘴里还说着:「插进来点,再插深一点,我要啊··」  小秋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而且还说的这种被揍得心悦诚服的「投降话」,可把父亲乐坏了,只见父亲先是把手轻轻伸到小秋脖子那里,然后缓缓的一拉,小秋就像被吊车吊起来了一样,先是后背脱缓缓离开床,接着耷拉的头也被吊起,接着是凌乱的秀发,在吊起的过程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就这样小秋被父亲「就地抱起」了。  视频中,小秋被父亲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叫道:「哎呀,你干嘛。」  我当然知道父亲的心思,虽然没被父亲惊到,但是也把我吓了一下,那是因为香烟又自己烧完了,于是我赶紧把烟屁股丢进了烟灰缸。  就在此时,监控里传来一句龇牙咧嘴的声音:「小夏,我累了,你来动好吗?」  「不嘛··」小秋清脆果断的拒绝了,但是「不」后面那个「嘛」字,使得拒绝的威力小了很多。  果然,父亲犹豫都没犹豫,跟着就说:「我真的累了,你动一会,等下我接着来··」  父亲的话,不知道哪里把小秋逗乐了,还是被肉棒插着,小秋的笑点变低了,只见小秋低头一笑,想了下说道:「累死活该。」  小秋的这句话,我太熟悉了,明显小秋又要撒娇了,果然小秋说完,伸出手,象征性地帮父亲擦了擦汗,还说道:「呵,现在还累吗··?」  看到这,我真的气愤了,这句话,小秋对我说过,现在竟然对着父亲说,听着老别扭了,但是却把父亲乐坏了,只见父亲开心地说道:「不累了,不累了,就是累死也值··」话没说完,开心地就像个小孩子,在床上「活蹦乱跳」起来,屁股不停往上挺,双手扶住小秋的腰,使劲往上「拔拽」。  虽然父亲热情主动,但是这个姿势,如果女人不配合,还真让人有力没地方使,果然父亲乱动了几下之后,小秋突然说道:「好啦,还是我来吧···」  小秋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却实打实把父亲惊住了,只见父亲一下停止了动作,不敢相信地望着小秋。  而小秋也没说话,但是比说话让人激动多了,只见小秋把手往父亲脖子上一搭,头微微一低,然后就开始扭动小蛮腰了。  最重要的是,小秋扭的还非常认真,看的父亲目瞪口呆,小秋半蜷着腿,雪白的身子叉坐在父亲腰间,低着头,让小秋的后背就像一个正弓身在田间干活的农妇,屁股时而前后蠕动,时而奋力上下抬起,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了。  在小秋的认真努力之下,公媳俩人很快又一次进入状态了,只见小秋一边在那「低头苦干」,一边哼着:「嗯··嗯··嗯··」,甚至连父亲都喘着粗气在那咬着牙。  父亲就这样享受了会,好像突然反应了过来,「闲着」的双手,一下攀到小秋的胸前,连头发带酥乳,一把握住了,这顿时让小秋就有点慌了,因为娇喘声刚才还很均匀,但是刚被父亲握住双乳,叫床声又有点颤抖了。  就这样,小秋在那扭动着服务父亲,父亲也投桃报李摸着小秋的酥乳,公媳俩个人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但是很快,还是小秋先忍不住,喘息越来越重,竟叫道:「啊,好痒,嗯···」  「痒才舒服,不要停··」父亲略微低了低头,在小秋耳边说着。  而小秋则认同了父亲,轻声「嗯」了一声。但是,「嗯」完了,小秋却越来越激动,「嗯嗯嗯」地直叫,后背都开始扭动。  我心想,既然舒服得这么难受,还动那么起劲干什么?但是,很快,我发现「错怪」了小秋,原来不知何时,父亲抓住了小秋的一撮头发,然后在小秋乳房上四周「扫来扫去」,圆鼓鼓白嫩嫩的乳房,上面还有几只红彤彤手抓印,被头发轻轻「扫过」,都会一阵微微颤抖,真的有种被摧残得弱不禁风的感觉。  这时,我才弄明白,原来是小秋在那坐着父亲的肉棒,而父亲不是揉小秋的乳房,而是在「调戏」小秋的乳房。而且就这样俩人用这种姿势配合了一会后,又是小秋忍不住了,只见小秋扭着身子叫道:「哎呀,好痒,好难受,我不行了。」  小秋轻轻甜甜的「抱怨」,把父亲又乐坏了,双手把小秋往怀里一揽,就把小秋紧紧抱在怀里,然后不停抚摸小秋后背,头也埋在小秋秀发里。那样子,就像抱住了一个大金矿那般兴奋。  但是小秋却不高兴了,嗔怪道:「哎呀,你抱那么紧干嘛?」  「嘿嘿,太开心了,怕你跑了啊,真想一辈子这样抱着你……」  父亲再次说起了肉麻了情话,小秋虽然被搂得眉头都皱了起来,虽然在那小手象征性地想推开父亲。  但是不但没推开父亲,反而越推抱的越紧,因为父亲双手握住了小秋的大腿,然后把小秋大腿往他腰后面推。推了几下,然后说道:「小夏,把腿缠到我腰上好吗?让我们俩个紧紧抱在一起。」  刚才还在「小手乱推」的小秋,一听父亲这么说,竟然就像被孙悟空定住了一样,愣了好久。  而就在小秋犹豫的时候。父亲又伸出手「扶着」小秋的腿「引导」小秋把腿缠上去。  而且这次轻松多了,在父亲的「指挥」下,小秋的双腿真的盘叉在父亲腰上了。而且小秋双腿还交叉在一起,就像蜘蛛一样缠在父亲腰间,更像一个女儿盘叉着腿挂在父亲腰间。当然,不同的是,小秋这个女儿,被父亲大肉棒正插着。  上一秒小秋还想推开父亲,下一秒,公媳俩人就像麻花一样缠在一起,小秋为啥现在如此听父亲的话。我没办法多想,因为画面太淫荡了,小秋双手钩在父亲脖子上面,乳房被父亲紧紧抱住了都压扁了,下面那双大长腿,紧紧盘扣在父亲腰间。而父亲的头,跟小秋的头,交叉抱在一起,乌黑的胸膛紧紧贴着小秋洁白的身子,双手捧着小秋的雪白无暇的屁股。  这时父亲幸福地说道:「小夏,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  「嗯……」小秋轻声应了一声。  这时小秋的身子又开始慢慢上下缓缓蠕动,一看原来是父亲捧着小秋的屁股,引导小秋上下扭动。  公媳俩人,就像第一次做爱,「小心翼翼」缓慢地在那蠕动着,又像正在跑道上慢慢启动的飞机。  而小秋跟父亲的下面结合处,更像农村的倒土车,父亲的大肉棒就像「升降器」,把小秋缓缓顶起,然后缓缓落下,当然也可以想象成「升降椅」。总而言之,小秋就像被一根大柱子插着,然后坐在上面上上下下,最重要的是,升降的部分,也就是俩人的结合处,还有很多「润滑油」,而最烦人的地方是,小秋的小穴被父亲撑的圆鼓鼓,再大一点可能被撑爆,如果小一点,可能又会有缝隙,父亲的肉棒「天衣无缝」紧紧插入在小秋的蜜穴里,比机器的「融合度」还完美。  就在我仔细捕捉这些让我又爱又恨的淫荡画面时,父亲一脸陶醉地说道:「小夏,你的乳房好软,软绵绵的贴在我心窝上,好舒服啊。」  此时,我才明白,旁边看的感受,跟亲身做的感受完全不一样,我以为此时的高潮点应该是插入,其实让父亲爽的是小秋紧紧贴在他胸前的乳房。  而小秋此时嫩脸匀红,不知道是被父亲抱的太紧,还是又进入状态了,半天小秋才轻轻回应着:「嗯,你的心也跳的好快··」  「什么你啊你,说好做的时候喊老公的啊··」  父亲刚指出小秋的不是,没想到小秋立马反驳道:「哼,那你不也是一直喊我小夏吗?」  父亲一听,乐坏了,激动的把小秋推开,盯着小秋眼睛问道:「我是怕老喊你老婆,你反感,所以只有在你最舒服时,才敢喊。原来你喜欢我喊你老婆啊。」  小秋被父亲的话愣住了,想了下才说道:「恩,只有最舒服时才可以喊,」,顿了顿,小秋红着脸补充道:「不过啊,现在我已经很舒服了··」  父亲一听,两眼都冒火花,激动得说:「原来女人可以这么··这么··」父亲估计是在想怎么形容,结巴了俩下说道:「原来男人跟女人在床上可以这么开心,那时你婆婆也跟你这样活泼,可是我总骂她太活泼了···」  「嗯。女人需要拿来疼的,都怪你,把婆婆气跑了,害我这么辛苦的每个礼拜都要陪你···」  「这叫因祸得福啊,我更喜欢你陪我··」父亲坏坏的把脸贴在小秋耳边说着,而且还用脸轻轻摩擦小秋的脸,明显在「勾引」小秋进入状态。  而小秋进入状态则太容易,愣了几下才慢慢说道:「为啥啊?是不是我的技术比婆婆好··?」说到最后,小秋声音都在那颤抖。  父亲也被小秋电的不轻,竟然也颤抖了起来,激动得都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才说道:「是啊,你比你婆婆厉害多了,小白兔那么软··」说到这时,父亲用脸摩擦小秋脸蛋,等磨到小秋鼻子时,又说道:「而且小妹妹,又紧又嫩,而且里面好热,滚烫滚烫的。」说完捧着小秋的屁股,又缓缓插了小秋一下。  而小秋不知道是被插的,还是父亲的话电到了,身子一软,难受地叫道:「哦··天啊··」。  而父亲继续进攻,这时开始轻轻摩擦小秋的嘴唇,然后说道:「尤其小夏的嘴巴,又甜又好吃··」,小秋被电的在那轻微抽搐,闭着眼睛任由父亲进攻。  就在我以为此时「浓情蜜意」,父亲肯定会吻小秋时,父亲突然回到小秋耳边温柔说道:「所以,最爱小夏了,要好好疼惜爱护老婆你··」  父亲这番深情表白,也把小秋电的不轻,小秋闭着眼睛,连续憋出二句「是吗?是吗?」后,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像断了气,然后突然又像死不瞑目般说道:「那老公你最爱婆婆还是小夏啊?」说完小秋咽了咽干涸的嗓子,像哭泣般激动地:「额,嗯」剧烈喘气。  父亲嗓子也干了,颤抖地说道:「当然最爱小夏了,老婆,老公永远最爱你··」  「啊,啊··」小秋剧烈叫了俩声,身子剧烈颤抖,双腿紧紧夹住父亲,估计是高潮了,缓了几秒才说道:「嗯,老婆也最爱老公啊··」。  说完了,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小秋主动磨父亲的脸,看样子,小秋自己忍不住,但是,父亲却想吊一吊小秋的胃口,一边缓缓插着,一边配合着小秋互相磨脸,也就是耳鬓厮磨,但是除此之外,父亲也不主动进攻。  我不知道父亲卖的什么关子,只知道小秋真的上当了,只见这样持续了没多久,小秋自己忍不住说道:「老公,吻我啊··」说完,小脸一动不动,小嘴也微微轻张,静静等待在那。  等待的不是别的,当然是狂风暴雨,父亲一听小秋这么说,当然欣喜若狂地就狼吻了上去,而父亲一开始还好,虽然也是狂风暴雨的狼吻,但是基本上只是进攻小秋的双唇,时而咬,时而亲,时而含在嘴里,而且还会拓展业务,譬如亲吻小秋的鼻子跟下巴,虽然没伸到小秋嘴里,但是依然把小秋嘴巴吻的满是口水,已然一片狼藉。  而小秋则是咬紧牙关,可能是想保持最后的底线,但是小秋从鼻孔里发出含糊不清的:「额,恩,天啊,要疯了,天啊,要死了」,说明小秋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而这次又是小秋主要叫父亲吻的,所以父亲后面的吻越来越不客气,双手捧着小秋的脸,不让小秋动,然后不停地撬小秋的嘴巴。  而小秋好像自己没双手一样,还在那抱着父亲后背,指甲都掐进父亲后背里去了,但是就不知道拿起双手抵抗,傻乎乎地任由父亲连环进攻。  没有反抗的进攻,只要坚持不懈,总会成功,父亲就这样一直撬小秋的嘴巴,而小秋则是一直在那象征性用鼻子发出「不要啊··不行啊··」的微弱拒绝声。  但是,这能算拒绝吗?果然没过多久,小秋身子一软,嘴里那含糊不清的「不要啊」,立马变成了被人堵住嘴巴的「额,呜」声,紧接着就变成了「咂咂咂」的吮吸声。  没错,小秋肯定会被父亲突破的,之所以说肯定,因为我太了解小秋了,与其说是小秋被突破了,不如说小秋自己喜欢那种被突破的感觉,不弄丢自己,她反而不开心。  看到这,我点燃了第四根香烟,因为我除了吸烟还能干嘛,父亲的嘴巴能舌吻小秋,而我只能吸烟,说实话,我不意外,因为我太了解小秋,小秋此时一定在享受被突破后的极度快感。  果然小秋双眼迷离地任由父亲在她嘴里索取,丁香小舌也被父亲欺负得东倒西歪,双手都把父亲的后背掐出血了,而父亲早忘了疼痛,兴奋地在那津津有味地吃着小秋的嘴巴,而且不知道父亲是不是故意的,一边吃着小秋的嘴巴,一边偷偷挤出口水,把俩个人嘴巴湿哒哒的,甚至口水都顺着下巴滴了下去。  就这样,父亲「咂咂咂」吮吸着吃着小秋的小嘴,小秋也「啊··啊哦··哼恩,··」后来甚至「咕唧」一声咽了父亲的口水后,「呜呜呜」在那哭泣。淫荡的画面就像AV大片。甚至比AV大片还精彩,而就在我摇着头以为公媳俩个又要热吻很久时。  小秋一把推开父亲,然后说道:「好了,老公我们开始做吧··」  父亲什么目的都达到了,当然笑嘻嘻说道:「好啊,」顿了顿又问道:「老婆,我们今晚我们用什么姿势啊?」  「都听老公的啊··老公说了算··」  公媳俩个一口一个老公老婆,完全没了开始时的别扭,相反自然亲切的就像小秋跟我一样。父亲当然开心坏了。一把把小秋抱起,捧着小秋的屁股站在床上就开始插小秋。  而小秋也很会配合,双腿再一次盘扣在父亲腰间,双手则「扶着」父亲的黑黢黢的腰,互相配合着,在那扭动着。  此时公媳俩人,父亲站在床上,小秋挂在父亲身上,高高地耸立在房间正中央,简直显眼的要死。那架势就像站在了世界之巅在做爱。  而小秋可能是开心了,一开始还很安分,后来就调皮了,头昂在那里,秀发就像从高处落下的瀑布,乳房就像下雨后荷叶上的大水珠,在那晃动着好像要坠下来一样。  这个姿势,父亲抱得有点吃力,但是父亲索性慢下来了节奏,一边缓缓动着,一边欣赏着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小秋。  就在我以为战火要降温时,父亲突然稍微弯了弯身子,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然后喝了一口水,接着缓缓地鼓起嘴巴,像喷枪一样,把嘴里的水喷到了小秋奶子上去了,有种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感觉。  父亲的嘴巴离小秋乳房不远,但是这天上来的水却把小秋砸的一愣一愣的,睁大眼睛好奇盯着父亲,而父亲则说道:「小白兔渴了对吧?」  「嗯,小白兔是渴了,要老公爱护··」  「小白兔渴了,那老婆渴不渴呢?」  「老婆不渴,刚才老公喂过了··」  父亲哪经历过小秋的撒娇功夫,被小秋说的骨头都酥了,双腿在那一软,但是父亲却趁势把小秋往床上一扔,然后自己也半跪在床上说道:「老公累了,老婆趴一会好吗?」  说完就用双手搂在小秋腰间,然后把小秋「捞」了起来,小秋则也自觉地屁股一撅,然后跪在那,接着父亲满是淫液的大肉棒,咕唧一下就插了进去。  从被父亲扔在床上,到再次被插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点时间都没浪费。但是,就在父亲「扶着」小秋的腰,「啪啪」「咕唧咕唧」的没多久时。  突然小秋往床上一躺,然后说道:「哎呀,这样老婆也累啊,趴着做吧··」  这时父亲没说话,只是轻轻分开小秋的大腿,然后又压了上去,接着很认真的在那插着。但是这个动作,也让父亲有力气使不上劲,插了会,一只手抬起小秋的大腿,让小秋侧躺在那,这个时候,一下让小秋的小妹妹展现在监控里。  只见小秋跟父亲的结合处,早就湿哒哒的,俩人的毛毛就像被泥石流冲过,一片狼藉地在那东倒西歪。  此后,父亲么有再说话,只有「啪啪啪」的撞击声,当然还有小秋在那「恩恩··呜呜」的叫床声。  就这样俩个人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做了10多分钟,父亲一下瘫趴在小秋身上,然后一阵抽搐,小秋也难受地「」「呜呜呜」了几声。接着,俩个人就像虚脱一样叠加趴在那。  休息了一会,小秋突然说道:「老公,不要拔出来,就这样躺着睡,床单明天我来洗···」  小秋的话,把我惊了一下,也把刚刚缓过来的父亲惊得又抽搐了几下,小秋则是轻声「嘤咛」几声。接着「咔哒」一下,父亲关掉了床头的灯。  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跟死寂····[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