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漩涡中心下

  贺婉欣这两天心情很不好,自从上次和张文海分开之后,她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万不得已她请人在办公室内做了一个小隔间,将办公桌整个围了起来,开口位置冲着墙壁,没人能从窗户外面看到她办公的情况。

  坐在隔间里,贺婉欣感觉很好,她又想到了张文海,说来也奇怪,自己明明见过那么多精英男士,怎么那些人加在一起还没有一个张文海给她的印象深。
  「反正女校放月假,他也没什么事做,干脆再找他出来吃个饭吧。」贺婉欣心里想着,不自觉拨通了张文海的电话。

  「哦……主人……轻一点……」

  一连串女人的呻吟声从听筒里传来,贺婉欣脸上一红,还以为自己打错了号码,但随后张文海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贺董,什么事?」

  「你在干什么?」贺婉欣羞中带怒地质问道。

  「肏屄啊,或者叫打炮,文雅一点叫做爱。」张文海丝毫不避讳,「我刚才手机不小心滑落,还以为你听见了。」

  「你……」贺婉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算了!没事!」

  「混蛋。」贺婉欣挂了电话,自言自语道,「还说要追我,竟然当着我的面做那种事。」

  贺婉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她明明对张文海毫无感觉,只是在利用他,怎么知道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知道,自从贺平去世之后,贺婉欣不只一次在家门口发现奇怪的物品,比如用过的跳蛋,或者拙劣的PS裸照,这些东西她都能一笑置之,为什么会对张文海的行为感到气愤不已呢?

  「算了,不去想他了。」贺婉欣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家常。

  母亲正在外地旅游,正是贺婉欣给安排的团队,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母亲的情绪一直不是很好,贺婉欣甚至想要不要再给她物色一个伴侣,或许能让母亲心情好一些。

  广益女校保安室内,李琼雪洁白的娇躯上到处都是被张文海抓出来的红印,她侧躺在床上,享受高潮余韵的同时用卫生纸擦拭着胸口的精液,张文海则坐在旁边听她带回来的录音。

  「他们没有怀疑你们吧。」张文海对自己的几乎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应该没有,你说的那几种情况一个都没有发生。」李琼雪说道,「回去之后发生的事我们都尽量录下来了,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和我预想的情况差不多,没事。」

  「那下次谁来送东西呢?」李琼雪勉强坐了起来,「她们两个也都很想念主人。」

  「下次让高岚来吧。」张文海把内存卡收进了抽屉,「跟她说必须穿连裤丝袜,不能穿内裤。」

  「小骚货肯定高兴坏了。」李琼雪笑容十分清纯,和她在床上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可惜一次只能来一个,又要对不起婷婷姐了。」

  「没事,快了十天,慢了一个月,你们就能一起回来。」张文海说道,「到时候我再一起疼你们。」

  「主人,明天是余蓉的生日吧。」

  「嗯,我还没想好给她送什么礼物。」

  「那还不简单,送她几次高潮,她肯定喜欢得不得了。」李琼雪从后面抱住张文海,一对巨乳在他背上蹭来蹭去。

  「别瞎说,她才刚满十八岁。」

  「可是我们三个也就比她大了三四岁呀。」李琼雪闭上眼,仿佛沉浸在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之中,「不如我和你打个赌,要是明天余蓉不把她送给你肏,等我们三个一起回来,你玩她们的时候我不参与。」

  「那估计你要输得很惨了。」

  「是你要输了。」李琼雪亲吻着张文海的脸颊,就连胡渣的摩擦对她来说都是很好的享受,「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

  「差不多回去吧,时间久了容易被怀疑。」

  「嗯。」李琼雪不情愿地穿好衣服,临走之前还不忘回头说道:「等我们回来,要和余蓉争宠的噢。」

  白色别墅里,徐城躺在沙发上,身边很罕见地没有女人,他手里拿着两张照片,正在梳理自己手上的线索。

  「徐少。」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青年从楼上走了下来。

  「疯子,怎么样,那女人够味不?」

  「徐少调教出来的,当然没问题,尤其那张小嘴,嘬得我差点早泄。」
  「哈哈哈,你果然会玩,她的嘴可是全身上下最舒服的地方了。」徐城拍了拍疯子的肩膀,「说正经的,你看那天在贺婉欣办公室的男人是不是他?」
  疯子拿过照片看了看说道:「没错,就是他,你从哪弄到的正面照?」
  照片中的张文海闭着眼睛,显然是从黄婷婷她们带回去的照片里截取的。
  「我也不知道,是另一条线给的。」徐城无奈地说道,「咱们这种级别果然在孤芳会里还是毫无分量啊。」

  疯子看着照片问道:「杨叔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杨叔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联系不到他。」

  「贺婉欣绝对不能动吗?」

  「杨叔下的命令,你不怕死就去动吧。」

  「我虽然叫疯子,可没有真的疯。」

  「我也没疯。」徐城说道,「操,真想把贺婉欣弄过来调教调教,看看她在床上是不是也那么高冷。」

  「徐少,这个男人以前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怎么突然这么问?」

  「女校附近有个龙虎帮你知道吗?」

  「一群小混混而已,怎么了?」

  「被警察连窝端了。」疯子说道,「听传闻,似乎是这个男人凭一己之力挑了他们。」

  「不会吧,他不过就是个学校保安而已,个子还没我高,龙虎帮的文涛一个能打他三个。」

  「这难道是贺婉欣放的烟雾弹?」

  「我让你调查他的背景,还是没结果吗?」

  「没有。」疯子摇了摇头,「这人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按说贺家的人际关系咱们也掌握了七七八八,可都和这个男人无关。」

  「他刚来硕渠就见了贺婉欣,我不信他们没关系。」徐城说道,「李老板说过,要是查不出来,就拿出十二分的精力对付他。」!

  「可这样一来,贺婉欣那边的人手势必要减少。」

  「没办法,总得分个轻重缓急。」徐城说道,「你去查一下,看看龙虎帮是不是被他挑了。」

  「如果是呢?怎么办?」

  「我他妈怎么知道。」徐城突然暴躁起来,「谁能一个人挑了龙虎帮?你能吗?」

  「文涛好歹当过兵,如果真有人能在他的地盘挑了他,我想一定也是个当兵的,还得是特种兵。」

  「他妈贺婉欣怎么会认识个特种兵?靠卖屄吗?」徐城突然冷静了下来,「不对,他不可能是特种兵。」

  「何以见得?」

  「你看这张照片。」徐城指着照片上张文海的眼睛说道,「眼睛是闭着的,说明在睡觉,哪个特种兵睡觉的时候能被人这么近拍下照片?」

  「明白了。」疯子说道,「如果我查出来真是他挑了龙虎帮,那说明这里面一定是贺婉欣在捣鬼。」

  「先别急,疯子。」徐城又拿出一张照片,「航空公司来了个新货色,听说是个雏,前期工作都做好了,你把她接回来,老规矩,你前我后开了她。」
  「现在的妞儿怎么都这么傻?每一个都觉得自己可以合法卖淫。」

  「让我收拾两天,保管她不敢提钱的事,而且一见着咱们就得乖乖撅起屁股。」
  「接过来还送到『空姐之家』吗?」

  「当然,先让那帮前辈给她讲讲流产的感觉,要不然她还以为自己是个大小姐呢。」徐城说道,「每次治公主病都得先干到怀孕,我都快烦透了。」

  疯子拿着照片仔细打量着,半天才开口说道:「这个妞我好像见过。」
  「不可能吧,她应该是第一次来硕渠。」

  「奇怪,在哪儿见过呢?」疯子挠着头,苦苦思索着,「脸是这张脸,衣服不是这身衣服。」

  「听说她参加过某个比基尼小姐大赛,你是不是在电视上见过?」

  「对了,就是比基尼。」疯子说道,「我就说嘛,肯定见过她。」

  「既然这样,等咱们开苞的时候就给她换上比基尼。」徐城说道,「上身肯定得光着,下身穿个白的吧,沾上血显眼。」

  「行,我去了。」

  傍晚,徐城刚从光溜溜的女人身上爬起来,又接到了疯子的电话。

  「送到了?」徐城一巴掌拍在女人身上,「十七岁就这么骚,老子得好好开发开发。」

  「徐少,她是警察。」疯子显然已经慌了神,「『空姐之家』没了,我差点被枪打死。」

  「什么!」徐城腾地站了起来,「会牵扯到咱俩吗?」

  「不知道,手下撤得快应该不会,可那些空姐见过咱们,万一说了怎么办?」
  「手下撤了就好,空姐们不会说的。」徐城很有自信,「她们当中最长的被我玩了四年,最短的也有三个月,这期间一直都在正常工作,她们有无数报警的机会,可哪一个不是下了班乖乖回来挨肏?」

  「那接下来怎么办?」

  「你挨个联系那些空姐,给她们另外买个地方,再放她们三天假,当作口风紧的奖励。」徐城说道,「另外再查查看,那个假冒空姐的警察是谁,老子预定的女人,非开了她不可。」

  谭丽丽郁闷极了,自己辛辛苦苦摸排了一个多月,还亲身犯险才救出的空姐们,居然一口咬定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强迫,她不明白为什么有女人宁愿送上门让男人侵犯,也不愿意向警方寻求帮助。

  「要不然我去找他吧。」谭丽丽想起来一个人,「他连龙虎帮都能对付,也许知道原因吧。」

  谭丽丽换好便装,对着镜子欣赏起自己前凸后翘的身材,明明是比基尼小姐大赛的冠军,却偏偏要穿宽大的警服,所以下班之后,她最喜欢的就是白衬衣和黑色包臀裙,可以将她的性感和清纯完美结合起来。

  张文海刚看到门口站着的美女时,只觉得有点眼熟,直到看见那双眼睛,张文海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小警花吗?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

  「原来你还记得我。」

  「当然了,像你那么美丽的眼睛,我怎么可能忘。」张文海把谭丽丽请进屋里,「小警花,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谭丽丽,你好。」说着谭丽丽伸出了手。

  「张文海。你好。」张文海和谭丽丽一握手,立刻发现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警花受过格斗训练,手上能感觉到力量。

  「你来找我是龙虎帮的案子吗?」张文海倒了一杯白开水,他不喜欢喝饮料。
  「不是,是另一件案子。」谭丽丽详细讲述了解救空姐的始末,从她发现线索,一直到不了了之,也不管张文海能不能听明白,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那些空姐不承认,没有主诉案件就进行不下去了,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谭丽丽说得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你说她们怎么那么傻?」

  「很简单,因为害怕。」张文海突然绕到谭丽丽身后,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抵住她的脖子,「脱衣服。」

  「你想干什么?」谭丽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脸这么漂亮,我想看看你身子什么样。」张文海把刀向下压,几乎要刺破谭丽丽的皮肤,「把衬衣扣子解开。」

  「好,你别冲动,我解。」谭丽丽信以为真,一边安抚张文海的情绪一边思考脱身办法。

  没想到谭丽丽刚解开第一个扣子,张文海突然放下刀说道:「这就是害怕,明白了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

  「刚刚外面有巡逻的警察,可你并没有大声呼救,而是听了我的话准备脱衣服,为什么你宁愿让我得逞也不向警察求助?」张文海说道,「因为我的刀就架在你的脖子上,如果你呼救,最多和我同归于尽,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要是我刚才真的喊了怎么办?」

  「那说明你当不了警察,趁早换份工作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