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黑色眼罩终于被解开了,女神官法妮斯才接触到阳光的一瞬间,就惊呆
了。她只看到自已曾经的好友,邦斯家的大小姐蕾欧娜被几个男人七头八脚地抬
到自已眼前不远的地板上,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 不要,求求你们,叔叔,求求你,不要,不要再灌了。" 蕾欧娜双腿和双
手仍然被粗绳所捆绑,而她整个人则汗渍渍的,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特
别是她那修长的两腿之间,还残留有大量的蜜液,腹部则有明显的鼓起。

  " 嘿嘿,我淫乱的侄女,这可是惩罚哦,谁让你淫贱到竟然可以和一把没有
生命的剑作爱?看看你的朋友,她不就是忍了过来吗?" 蕾欧娜的叔叔泽波斯走
到她的侄女面前,然后伸出一只脚踏在女法师那突起的腹部上面,轻轻一碰……


  大量的液体就从蕾欧娜那诱人的肉洞之中喷撒而出,竟然直直射到了被绑在
木桩上的法妮斯脸上,喷得女神官满脸都是。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然而女法师根本就没有时候去注意这些,因为很快她就又被吊了起来,这次
是从上而下垂直下来的一根粗绳,牢牢系在了被反转捆在背后的双手之中,让蕾
欧娜整个人面朝下垂吊在那里。

  " 不要,好难受……。" 女魔法师美妙的身体在半空中不断摇晃,因为仅仅
是双手被吊住而已,女孩整个身体根本就得不到平衡,一阵扭曲弯由之后,由于
重力的关系蕾欧娜整个人头朝下砸了下去,诱人的美体在空中不断翻转,发出低
绵的呻吟,幸好此时一个男人走到她前面托起了她的前半身。

  " 嘿嘿,好好抓住喔。" 泽波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蕾欧娜的身后,然
后趁女孩不注意把一大瓶浣肠剂塞进了侄女的后穴之中。

  " 不要,不要再灌了,求求你,叔叔,已经…………已经被五管了!!!"
蕾欧娜哭着扭动美妙的臀部身体,丰满的双乳不断在雪白的肉体下摇动," 求你
……。求求你了…。"

  " 说什么呢,又口不对心了,马上,马上你就可以享受到那美妙的排泄快感
了,你其实心里很兴奋,不是吗?" 注完之后,泽波斯色情地拍了拍侄女的俏臀。

  " 不,不要说了。" 虽然因为羞耻而脸上一阵通红,但叔叔的话仍然在女法
师心里留下了小小的涟漪,不知道为什么,与圣剑交合后带来的高潮并没有给她
带来太多的满足,体内的欲火越积越烈,她只感到理智在逐渐丧失。

  " 真的不想泄吗?"

  " 不要,在这种羞人的地方。" 女魔法师沉重地喘吸,其实她并不是真的不
想泄出来,只是本能地在口头表示一下抗议而已,谁想这句话刚说完,一个坚实
巨大的木塞就插进了自已那积涨已久的后穴之中。

  " 那就没办法啦。" 泽波斯竟然恶毒地用塞子紧紧地顶在了那饱涨不堪的后
庭之中,然后还恶毒地用手在露出的部分捶了好几下,直到木制的塞子完全吞进
了女孩那丰满的臀肉之中。

  "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塞上啊!!!" 蕾欧娜发出了尖叫,木塞嵌进自
已的臀肉之后,一种巨大的憋屈感从后庭袭上女孩的心头。

  " 怎么了,我的侄女,刚才不是你自已说不要的吗?" 泽波斯嘲笑蕾欧娜的
窘样。

  " 但……………但是………。哦………" 被巨大便意折磨的女法师彻底妥协
了,她哭着向自已那恶毒的叔叔哀求," 求求你,我要,我要泄,求求你!!!
"

  " 现在可不行了。" 然后泽波斯完全没有放过蕾欧娜的想法,看着曾经骑在
自已头上的高傲侄女,如今在自已面前被折磨得欲生欲死的模样,巨大的快意袭
上男子的全身,他连忙掏出跨下的阳具,塞进了侄女那还空着的肉穴之中。

  " 不要,不要插了,我快要死了…………" 在泽波斯大力的抽插之下,女法
师纤修的身子在半空中无助地摇晃,伴随着凄楚的哀鸣,回荡在整个广场。

  " 嘿嘿,如果你实在受不了的话,干脆自已挤出来如何?" 泽波斯拍了拍侄
女那已经泪如雨下的俏脸。

  " 不,这做不到的,做不到的。" 蕾欧娜不断摇头哭道。

  " 真烦人,还有人要上来吗,我们的大小姐嘴巴还空着呢!!"

  哦,下面的人群发出了快乐的喝采声。

  ………………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女神官法妮斯此刻不断地问自已,为什么看到自已的好朋友被剥光了身子吊
起来,然后一边浣肠一边被前后两个肉棒不断抽插的时候,自已的下边为什么会
这么空虚呢?

  法妮斯无助地看着蕾欧娜的凄惨模样,即使她闭起眼睛,女法师那媚酥入骨
的呻吟声依然会透过耳膜穿入自已的脑海里,在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内心激起一
道道涟漪。

  ' 求求你,蕾欧娜,不要再这么呻吟了!' 好几次女神官真的想就这么吼出
去,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热,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不自觉得开始交缠在一起,不
断磨擦,希望能将自已身体里,特别是双腿之间的洞穴里那个瘙痒感去掉。

  " 怎么了,难到神官长大人又想要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恶毒的邪神官尼
奥又走到她的面前,然后在她的眼前拿出一根正常男人大小的假阳具,在女神官
面前晃了晃。

  " 我……………不,不知道。" 内心的欲火越来越强,女神官紧张地闭起眼
睛,尽量不去看那根恶毒的阳具。

  " 哦?真是这样吗?" 尼奥边笑着,突然伸出手一把就将假阳具齐根插进了
女孩的小穴,然后一前一后大力地抽动起来。

  " 哦,不,不要,快拔出来。" 法妮斯紧张地大叫

  " 真的吗?" 尼奥故意提高声音,手中的抽动也停止了。

  " 哦…………不………"

  " 哈,这就是了嘛,淫乱的神官长小姐,口上说不要,身体可真是太老实了。
"

  " 啊…………不是,啊……………不是…………" 女神官越来越语无伦次,
身体内空虚被填满所带来快感让她欲罢不能,她开始慢慢扭动雪白的丰臀,一上
一下地来迎合身体中的阳具,拼命地寻求交合的机会。然而,正当法尼斯开始让
自已沉浸在快感之中的时候,抽动却无声无息地停止了,邪神官尼奥突然将还带
有女孩淫丝的阳具从她的小穴之中抽走,只留下无尽的空虚停留在那还大大张开
的美穴之中。

  " 哦,不,不要这样………" 这是一种从天常掉进地狱的感觉,女神官都弄
得哭了出来。

  " 不要怎么样?"

  " 快,插我…………我要……" 残忍的折磨让女孩作为圣者最后的廉耻被扯
破,法尼斯现在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绯红的脸颊上尽是渴望。

  " 急什么,我只是为你准备了一个更好的而已。" 说罢尼奥笑着将原先的那
个假阳具扔掉,又拿出了一个兽人尺寸的巨大假阳具,邪恶地移到女孩双腿之间,
用那奇大无比的龟头顶在女孩的洞口。

  " 不………。这太大了,我会坏掉的!!!!" 一时间恐惧压倒了欲望,女
神官拼命摇头拒绝。

  " 叫什么,等这玩意儿进去了你才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 说罢不等女孩同
意,尼奥就一手抓住法尼斯那雪白诱人的肥臀,然后用力将手中巨大的兽人阳具
使劲往女孩的洞里钻。对于女神官来说,如此尺寸的阳具确实太大了一些,在不
断挤入的过程之中,法妮斯几乎就是在不断的哀鸣,巨大的快感混夹的痛感,让
年轻的女神官完全没有了方向。

  " 啊,啊,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快死了!!"

  " 是爽得要死吧?" 完全插进女神官肥厚的臀肉之后,尼奥笑着说道。

  " 不…………是………。不……。不…………我不知道!!!!" 尼奥并没
有说错,那无比巨大的尺寸,所带来的冲击快感也是无比巨大的,这是她从来没
有经历过的怒涛般的快感,女神官在不断抽插之下完全迷失了,她就像疯了一样
不断迎合着跨下男子的动作,秀美的脸颊上充满了红晕,漆黑的柔发在空中跳跃,
而雪白的身子上面则布满了晶莹的汗珠,全身上下都在不停发红发烫,甚至连她
的声音,也变成了最为甘笑的媚吟。

  " 啊~~~~啊~~~~要,要高潮了!!" 终于,伴随着那种致命的快感,女神官
终于如愿以偿地让自已那早就按捺不住的身子到达了那至高潮的临界点,正当法
尼斯不断抽动身体,准备全身心迎接这一刻的时候。

  " 啊!!!!!不要,不要这样啊!!!!!!" 第二次,天堂掉入冰地狱
的失落感让女神官完全崩溃,她小孩一样哭叫什么不断扭动那诱人的身体,以表
示对那突然消失的肉棒的极大不满。

  在场所有人,看到这样被戏弄得完全失了魂的女神官,都齐声大笑起来。

  " 求求你,插进来,我要……。我还要啊!!!!!" 法妮斯已经失去了神
职者所有的骄傲和尊严,她挣扎着转过身,疯了一样向曾经玩弄自已的邪神官求
救。

  " 真的吗,那就再大声一点,求我再插进来啊,大声点,大到所有人都能听
见。"

  " 插我!!求求你,来插我!!!我受不了了,快来插我,随便怎么插都行!!!
" 法妮斯的哭闹声整个广场都能听到,人们在下面嘲笑得更历害了,然而女神官
可不管这些,她瑞只想要,要更多,要更大…………

  " 真的怎么插你都行?" 尼奥又故意问了一句。

  " 是的,随便怎么插都行,所以…………所以……快啊!!!" 女神官快要
急疯了。

  然而但尼奥真的将那东西插进去的时候。

  " 啊!!!!!不是,不是这个啊!!!!!" 法妮斯又急得哭起来,原来
尼奥拿出的这根阳具并不是之前兽人尺寸的,相反小得可怜,却是地精尺寸的。

  " 你刚才不是说怎么插都行吗?"

  " 哦………求求你,饶了我吧。" 女神官感觉到自已快要被折磨疯了," 不
是,不是这个,这个太小了,我要更大的,更大的!!!"

  " 哼,什么高贵圣洁的女神官啊,看看现在的样子,真是和发情的母狗一样。
" 尼奥不禁嗤之以鼻。

  "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最下贱的母狗,我是是是!!!所以求求你,插我
吧!!!!" 女孩自暴自弃地哭喊。

  " 哼,真是淫贱到这样啊。" 尼奥似乎早就知道一样的笑起来,他回过头,
望向下面个个早就垂涎欲滴的男人,看着他们贪婪的眼神," 现在有谁,有谁想
操这个婊子吗?" 他高喊起来。

  这一切只是前戏而已,真正的轮奸活动这才开始。

  ……………………

  " 我要上!!"

  " 我,我也要!"

  " 是啊,干死这两个婊子勇者!!"

  人群在下面的高吼声一浪高过一浪,男人们一个个赤红了双眼紧盯着台上的
女孩。然而就在如此挤闹的人群之中,一个人影突然窜上台,径直走到了邪神官
尼奥的面前。

  " 我想要第一个操这个婊子。" 兄弟中的哥哥,一脸兴奋地看着眼神那半昏
迷状态的美妙身体,可怜的女神官在如此的折磨下几近虚脱,但身体之中的欲火
仍然没有得到发泄,她面带红潮,两腿雪白丰满的大腿不断磨擦,诱人的淫液从
那两腿的缝隙之间顺着大腿内侧流下,一点点滴到地上。

  " 啊,你是?" 半昏迷状态的法妮斯看到这个跳上来的男子有点吃惊。

  " 哦?为什么?" 邪神官抬了抬眉头,似乎对这个乡下来的小伙子很有兴趣。

  " 老子很久以前就想操这个女婊子了,妈的,长这么漂亮,天天呆在神殿里
让人供起来当圣女多好,干什么不好,偏偏要跑出来当什么勇者,自是多管闲事!!
" 哥哥吞了口水。

  " 哦,听起来你好像认识她们两人?"

  " 当然,谁不认识这两个全国知名的大美女啊?哦,我的意思是说当然认识
她们,不过有点不一样,我和她们有点小过节,嘿嘿。"

  " 怎么说?"

  " 嘛,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啦,大概是在一年前吧,我们所在的村庄里来了一
群地精和兽人,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它们一直驻扎在那里,没有回去。" 哥
哥赶紧摆摆手,做出个无所谓的动作," 其实没什么大了不了的事情,就是住在
那里一些时间……………抢,咳……要了些粮食而已。"

  " 哥哥?" 弟弟好不容易才在人群之中探出头了,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 继续。" 邪神官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掩饰。

  " 然后,然后那群垃圾勇者就来了,他们来对村庄发现这里住扎了大王的军
队之后,二话不说就赶跑了那些地精和兽人,那个女魔法师还放火烧我们的房子!
打跑了那些之后,他们竟然厚颜无耻地留在了村里,不仅大吃大喝,还蛊惑我们
起来反抗魔王大人的统治!呸,幸好我们没有听他们的,不久魔王大人的军队来
了,他们却早就溜到不知哪里去了。"

  此言一出,人们的焦点又一齐转向了被绑在木桩上的女神官,纷纷露出了鄙
夷的眼神,法妮斯好像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只是徒劳地在木桩上扭动美妙
的身子,体内的欲火仍然在折磨着她,让她欲生欲死。

  " 哦,原来是这样啊?" 邪神官尼奥的眼珠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因为
他们的原因害得你们被魔王大人怀疑反乱吧,所以你们现在想要报复她们?"

  " 哥哥!!" 弟弟在下面叫起来。

  " 嘿嘿,可不是吗?" 哥哥似乎无视弟弟的不满," 其实我早就想上这个神
官婊子了,嘻,现在这模样大家也看到了。我不妨告诉大家,其实这婊子很早以
前就这么浪了,别人都说她是什么大地母神的爱女,贞洁的圣处女,哼,那天晚
上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她和那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莱尔偷偷地在我们的柴房里
调情!"

  " 不,不是。" 一旁被折磨得半死的法妮斯不知哪来的力量,回了这么一句。

  " 还想狡辩?我呸!" 他一口痰吐在地上," 你还不承认?"

  哥哥淫笑着来到女神官面前,看着欲火婪身,全身布满了汗水和淫液的法妮
斯,伸出手在女孩丰满的双峰上色情地揉了半天,然后滑到对方的下体,在那早
就湿润不堪的蜜穴探了进去。

  " 啊………。" 男人的爱抚让女神官感到一阵解放的快感,她不由自主的发
出一声媚酥入骨的呻吟,让哥哥的下面硬得不行。

  " 哼哼,身体马上就承认了。" 哥哥发出鄙夷的笑声," 当是你可是就这样
勾引那个游侠的,我在外面看得一清二楚。" 他边说边伸手在女孩那诱人的蜜穴
之中不断抽进抽出。

  " 啊,不是这样的`~~ 啊~~~ 啊~~~~~ 啊!!!!" 或许是欲望战胜了理志,
女神官起初还在抵抗,但没有过多久就开始晃动那美妙的身体,开始迎合对方的
动作了。

  " 嘿嘿,什么勇者,真太不要脸了!竟然浪成这样。" 哥哥虽然满口鄙夷,
但手下却丝毫不含糊,抽得女孩直浪叫之后,他马上开始解起了裤子。

  " 但是哥哥,事情不是这样的。" 弟弟在下面小声地说了这一句。

  " 你给我闭嘴!" 哥哥马上朝弟弟喝道。

  " 是,是!" 弟弟害怕地缩起头,脸上充满了委屈。

  " 等等,你说的那事情我想起来了。" 邪神官尼奥然突然伸出手," 你是尤
哈拉村出身的吧,那一年前的确有一些被别国军队击败的败残兵逃到你们村庄,
这件事你好像错怪她们了噢?"

  " 唉,是,是吗?" 哥哥尴尬在笑起来。

  " 不过那两个女勇者还是欠操,不是吗?魔王大人统治哪里不好了,这种新
兴的娱乐游戏其它国家哪里可以看得到,是不是?" 邪神官突然话锋一转。

  " 是,是的,就是说嘛。" 哥哥连忙附合," 谁要你们勇者自作聪明来拯救
什么国家,反正我又不会多一分钱,关我什么事情,魔王还是其它国王统治不都
一样,我还是一样活,又不会多一分钱,现在有人请我免费玩那些以前高高在上
大美女,傻瓜才不上,大家说是不是?"

  " 是,说的没错。"

  " 干,干死那个不要脸的女勇者。"

  " 老子也要上来打两炮!"

  群情激愤,人群的呐喊声在下面此起彼伏,此时只有一个人——兄弟中的弟
弟在场下偷偷难过。其实他知道,哥哥说的一切都是谎言,那些被人类国家击败
的残兵流落到他们村庄之后就强行住了下来,大肆破坏和强夺食物,甚至还强暴
村里的少女,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没有人敢反抗魔王大人的军队,也没有力量
来反抗,直至那四个年青人来到这里。那场战斗他一直都在旁边看着,艾尔温行
云流水般的剑技,游侠精准的箭法,蕾欧娜小姐华丽的攻击魔法和法妮斯温柔的
治愈术让他永生难忘,那是多么强大的一群人啊,而且他们还是非常棒的好人,
他们一直尽量不让村庄受到破坏,败退不甘的兽人临走前还对村子放起了火,为
了保护村子,游侠莱尔大人甚至还受了伤,然后法妮斯小姐才…………法妮斯小
姐绝对不是什么淫乱的女人,那天他也在那里。但这些弟弟都不敢说出来。

  ' 我好弱,真的好弱,什么也干不了。' 弟弟对自已哭泣。

  场上,哥哥刚才那豪放的演出似乎引起了在场人们的巨大反响,人们纷纷在
下面呼喊,辱骂台上的女神官。而场上的哥哥此时却俨然变成了一个英雄一样,
他站在法妮斯面前,色情地看着眼前那诱人而无助的身体,然后解开裤子掏出了
自已的阳具之后,粗暴在分开女神官那丰满的双腿,朝着那流淌着蜜汁的淫穴探
了进去。

  " 啊~~啊~~~ 啊~~~"早就苦等这一刻的法妮斯终于迎来了解放,也不知是羞
于自已的欲满,还是民众的侮辱,女孩只是仰着头紧闭着柔美的双眉来一动不动
得享受这强暴所带来的快感。

  " 果然不要脸,只抽了这么几个就开始浪了。" 哥哥似乎非常满意女神官的
行为,他开始越来越动手,不断突刺冲击,让自已那坚硬的阳具一次又一次攻击
那神秘的穴心,脸上发出了无比满足的笑容。

  " 恩~~啊~~啊~~啊~~"

  " 哼哼,果然是全国知名的大美女啊,真是太爽了!" 哥哥似乎越插越爽,
越来越豪放,只见他伸出双手紧紧环抱着女孩纤细的腰肢,然后反转绳子让对方
背对着自已,将手上移紧紧按抚对女孩丰满的双乳,同时上半半身同时发动,边
享受乳房所带来的快感边不断冲击女神官的私外。

  " 啊~~啊~~~ 啊~~~ 啊~~" 敏感的乳头被亵玩,背后一次次传来的巨大快感
让女神官差一点魂飞魄散,她紧紧地用阴道夹紧身体里的异物,任由自已笑妙的
身躯在不断冲击在前后摇晃。

  " 嘿嘿,就这样,淫乱的女神官,再大声在叫吧。" 不仅是法妮斯,就连哥
哥也沉渗在这种强烈的快感之中,神情变得疯狂起来。

  " 恩,啊~~啊~~~ 啊~~" 强烈的快感持续不断地从子宫处传出,袭遍她全身
所有的角落,法妮斯此时已经彻底屈服了,原本还邹在一起的眉头开始松开,秀
美的小嘴里也开始传出甘美的呻吟………。

  ' 不,不…………法妮斯小姐不该是这样的,这样淫乱的女人根本不是那个
将我从魔物的军队里救出来的法妮斯小姐。' 看着在台上被自已的哥哥插得欲生
欲死的女孩,纤细的弟弟承受不住了,他拼命摇头开始一步步向后退去…………

  ………………。

  " 小子,你逃什么?" 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把他拉住。

  弟弟回过头,才恐惧地发现那个人是蕾欧娜小姐的叔叔泽波斯。

  " 我………" 弟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你哥哥正在上面享受呢,你是他弟弟吧,难道不想也享受享受?"

  " 我……………" 弟弟垂下头,他已经习惯了服从,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别
人。" 可是,可是法妮斯小姐………。"

  " 别管什么法妮斯了,这里不是还有另一个吗?" 泽波斯笑着指了指台的另
一边。

  几乎是被强制性的拉到场上,弟弟面红耳赤地看着场上正在兴奋地享受女神
官美妙肉体的哥哥,然后赶紧低下了头,无力,羞愧和憎恶的感情涌上心头……
…。但最让他不知所措的感情则是羡慕,毕竟她们两个实在是太漂亮了,正常男
人都无法拒绝她们,特别是蕾欧娜小姐。弟弟紧张地往前看去,蕾欧娜的凌辱活
动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她正被吊在半空之间,美丽诱人的臀部正对着自已,上面
的肛门塞已经被顶在菊门口,看起来又凄惨却无比美丽,弟弟不禁看得痴了,他
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见那个心中的女神如此的模样,他紧紧盯着眼前的女法
师,眼神不由自主地贪婪在流离在对方的羞人处,然后…………

  " 啊!!!!!!!!!!!!!" 突然间,伴随着蕾欧娜羞人的惊叫声,
一股水流猛然之间从她那诱人的洞穴之中喷撒而去,径直射在自已的脸上及身上,
弄得他浑身湿透。

  弟弟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法师,自已那个心中的女神,蕾欧娜大小姐竟然在
这么多人面前当场失禁,然后将那水喷射到自已的脸上…………。

  " 哈哈哈,看,那个小妞竟然真的用屁眼把那塞子挤出来了。"

  " 还喷出来这么多,真是不要脸啊。" 看着台上表演人体喷泉的女法师,人
们在台下疯狂地大笑起来。

  " 真是不要脸的婊子啊,你不这么觉得吗,小弟弟?" 泽波斯突然走上前来。

  " 我,我不知道。" 弟弟赶紧摇头。

  " 她竟然敢把你射得一身臭,想不想去上她?" 泽波斯的话语里露出了诱人
的要请。

  ' 上她,我竟然可以和蕾欧娜小姐…………' 弟弟嘴辱发出一阵干涸,但他
还是警觉得摇摇头," 我,不知道。"

  " 不用瞒我,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我的侄女。"

  ' 喜欢?' 弟弟吞了口水,泽波斯说中了他的心事。自从那一天,蕾欧娜小
姐潇洒地将他从地精手中救下来的时候,他就迷上了这个王国内最大公爵邦斯家
的大小姐。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当地精的短矛刺向无助的自已,正当他以
为自已就要死去的时候,那道金黄的靓丽身影突然出现救了自已,就好像一道金
色的闪电一样。他也不会忘记,当他惊魂末定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面前的
那个无比高贵美丽的女孩,金黄的长发和蕾丝金边制成的紧身长袍,她背对着阳
光,整个人宛如沐浴在金黄圣光之中一样——我的光之女神,弟弟如此认为。

  蕾欧娜小姐是个英姿飒爽又性感迷人的女孩,每当和她站在一起的时候,弟
弟都会偷偷盯着小姐那裙摆之间露出的纤细美腿,然后满心愧疚地向她那稍稍有
些低的胸衣看一眼,想象一下那诱人的凹槽,就这够了。毕竟蕾欧娜小姐就他来
说和真的女神没有什么不同,是他一辈子只能仰视的存在,她身份这么高贵,又
这么漂亮,身边还有个这么出色的男友。

  但如今…………如今却不一样了,就好像坠入人间的女神一样,蕾欧娜小姐
就这么被绑在自已面前,可以随意碰触,亵渎,甚至………………

  ' 不,我不能这么想,她可是救过我的命的蕾欧娜小姐啊。' 弟弟突然摇了
摇头,紧张地后退一步,不料却被泽波斯拉了回来。

  " 小子,怕什么呢?"

  " 不,我不敢……" 弟弟继续摇着头后退。

  " 没有用的男人,快给我上去!" 泽波斯突然变了脸,他大力扭住弟弟的衣
杉,将他朝蕾欧娜那边推过去。

  " 啊!"

  " 啊!"

  无意间肢体的碰触让两个人同时惊叫一声,弟弟因为重心不稳,几乎是拉扯
着女法师半裸的下半身才勉强站立起来的。但是那种手感,只有出身高贵的大小
姐才有的细腻肌肤,让弟弟不禁怦然心动。

  " 你是………。" 蕾欧娜虚弱地回过头。

  " 不,我不是故意的,蕾欧娜小姐。" 弟弟连忙道歉,笨拙的模样引得所有
人大笑起来。

  " 道什么歉啊,快点上,干死这个婊子!"

  " 是啊是啊!你不上换我来上!" 人们在下面高呼。

  " 听到下面呼喊了吗,快点上去。" 泽波斯近战,将匕首顶在弟弟胸前,"
这可不是什么请求,而是命令。"

  冰冷的剑尖抵在自已心口,弟弟差一点没被吓昏了过去,然后泽波斯一挥手,
两个高大的男人走到他面前,朝他胸口和后背重重击打下去,把身子骨柔弱的弟
弟当场打趴在地上。

  " 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了吗?" 泽波斯冷冷地看着他。

  弟弟挣扎着爬起来,迷芒地看着周围的人群,眼前的男人自不必说,场下的
民众在高呼雀跃,而哥哥仍然在不远处兴奋地享受着女神官诱人的身体,完全无
暇顾及自已。

  ' 我别无选择了吗?' 弟弟给自已找到了自慰的理由,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
有一种兴奋。他缓缓地走到女法师背后,小心意意地触碰了一下女孩光滑的美臀。

  " 是你?" 蕾欧娜勉强说了句话。

  " 您还记得我,蕾欧娜小姐?"

  " 是的,但没想到连你也来了…………" 蕾欧娜虚弱的身体中伴随着丝丝的
苦涩。

  " 对不起,蕾欧娜小姐,我是被迫的………他们打我…………我,我没有办
法……………" 巨大的罪恶感袭上他的心头,弟弟赶紧给自已找来借口。

  ' 我是被迫的,我没有办法' 弟弟不断在自已的心里重复着这两句话,然而
只有他自已才知道,那种催促他前进的真正动力,不是恐惧和害怕,而是………
……

  " ……………" 蕾欧娜认命似地回过头,一言不发,从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
这个受尽了摧残的女法师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力气。

  " 咳……………" 弟弟将对方的沉默当成默认,他窍喜着拉开裤子,然后从
中掏出那早就坚挺起来的肉棒,慢慢地,小心意意地探进蕾欧娜那毫无保留的蜜
穴之中。

  " 啊…………" 才刚刚探入,弟弟就可以感受到一阵阵快感从龟头涌向自已。
这就是蕾欧娜大小姐的身体啊,弟弟暗付道。每进入一点,女孩阴道内那狭窄的
肉壁就更深层地包裹住自已的肉棒,这是他的第一次。

  " 啊,不要…。" 蕾欧娜发出一声羞人的娇呻,和女神官不一样,她现在的
欲火已经完全被浇灭,神志还算清醒地看着自已被曾经拯救过的少年所侵犯,巨
大的羞耻感涌上女孩的心头。

  " 对不起,对不起,蕾欧娜小姐。" 弟弟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但下体却没有
丝毫的停顿,也不知是由于过于强烈的快感还是紧张,第一次的他竟然本能地连
续抽插着心目中的女神的蜜穴,那种兴奋感实在太过强烈,远远压倒了心中的罪
恶感。

  " 不……。" 蕾欧娜流着泪轻轻地晃动身体以示微弱的抵抗,但身后的少年
早就被欲望冲破了理解,尽管口中还在不断叨念,但身体却在不断加速突刺,少
年发现了气喘吁吁的呼声,似乎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下又一下在不断撞击
着自已的身体,在绳索的垂吊之中,有如风中残叶一样左右摇晃。

  " 啊!" 女法师发出一声尖叫,因为身体平躺仅仅双手被吊的关系,弟弟一
松手蕾欧娜马上就失去了重心,头朝地下砸了下去,但幸好被反应过来的弟弟接
住然后调整动作,少年用双手托住女孩垂在胸前的美乳,稳住她的身体之后继续
抽插起来。

  "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 敏感的乳头被玩弄,女法师身体也渐渐有了
感觉,她幽冤地回过头看着那自已曾经拯救过的少年,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 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不断重复,但心中却丝毫不想放弃。

  " 那就停下来,求求你了,我不想被你………" 女孩哀冤地低述。

  " 他们逼我的,我没有办法。" 虽然这么说,但身体却丝毫没有停下,曾经
心中的女神如此屈服的模样让少年想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 求你了,唯独你…唯独你不行………" 女法师几乎是在哭求。

  弟弟这次干脆连回答都不想回答了,只是自顾自地不断冲突,渐渐地,跨下
的阳具所积蓄的力量似乎快要到达了顶点,马上,马上就要射了!

  ' 得到了,我得到了,艾尔温大人都没有得到的身体,我得到了。' 巨大的
征服感让少年狂喜乱舞,欲望让此时的弟弟已由那个软弱哭泣的胆小鬼变成了一
个残忍无情的淫兽,他的手开始发力,不顾女孩痛苦的悲鸣,用尽全力把指甲深
深嵌入那诱人的乳峰之中,下伴则愈冲愈快,不断加速以期达到那欲望的最高潮。

  " 哈,哈,哈……" 毕竟是第一次与女性交合,原本身体就柔弱的少年过不
久就开始大汗淋漓,而他跨下的蕾欧娜,刚才高潮冷却后的身体却不是这样容易
再次高潮的,于是只听见弟弟欢乱的欢叫声响起,尽数的精华完全打在了女孩的
身体之中。

  " 咳,咳,咳……" 如此激烈的高潮过后,弟弟的身子一下子全软了下来,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喘气。

  而半空中的女孩却仍然在哭泣。

  " 怎么样,我侄女的味道是不是非常可口?这可是你小子一辈子也享受不到
的名器啊。" 泽波斯笑着,然后挥了挥手," 好了,现在开胃菜已经结束了,现
在这个婊子可以随便让大家来玩,记得排好队,一次可以两个人上!"

  人群在下面又一次欢叫,一个个摩拳擦掌地涌上台来。

  " 请…………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蕾欧娜已经停止了哭泣,
她吃力地转过头,示意弟弟靠近自已。

  " 恩。" 高潮过后的少年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尽管巨大的愧疚感充诉他的
心头,但蕾欧娜小姐的话语对他来说仍然有如命令一般。弟弟甚至来不及收拾起
跨下的阳具,爬到女法师身体。

  " 靠近……我……。" 蕾欧娜示意弟弟继续接近。

  当少年慢慢爬到女孩身下,让耳朵凑到她嘴边的时候,女法师轻轻吐出了一
句话………

  顿时,宛如五雷轰顶般,少年一屁股退到地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蕾欧娜,
神情中充满着懊悔和不可置信,原本还残余在心里的欲火瞬间被一扫而尽。

  " 怎么会这样………" 这一刻,仿佛世界在倒转,一切变得虚无。

  远方的哥哥发出了最后的雄吼,他没有听见。

  人群从他身边跑过,民众们的嘲笑声和女孩的哀鸣声,他没有听见。

  唯有眼泪在少年的脸上流淌。

  ……………………

  时光飞逝。

  曾经那四人的勇者成为了麻木的民众茶余饭后仅有的谈资,国家依旧是这个
国家,魔族的王依旧是这里的王,他仍然强大,他的军队仍然坚不可摧,然而愈
演愈烈的战乱却让这个曾经富饶的国度变得疲惫不堪,土地变得荒芜,苛税不断
加重,人们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差。强者随便欺凌弱者,贪污受贿遍地可见,这
个国家越是卑鄙无耻的人才能发达,才能活得更好,人们都知道这一点,也接受
了这一点。于是既得利益者的生活仍然淫糜奢华,而没有力量的人的生活依然和
以前一样,他们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世界,一边用酒精和谎言来麻痹自已,以
图一醉方休。一切只会变得更差,不会变得更好。

  过去的年青兄弟,如今也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强壮的哥哥凭着力量在魔王
组成的镇压军中得到了小队长的职务,于是劣酒和妓女成了他生活的唯一慰藉。
而软弱的弟弟回到家乡,那个布满蛛网的阵旧木架中的书本则是他唯一的伙伴。

  两兄弟的生活就这样今天看着明天,明天却一切如旧。直至有一日,弟弟家
中那早已鲜有人敲打的木门被推开了,一个青年站在了他的面前。

  弟弟用垂老的眼睛打响着眼前的青年人,有着森林味道的披风,弓箭和短刀
应证了他的身份,俊美的相貌和不俗的谈吐让此人变得与众不同,年青的游侠全
身充满着活力的气息。

  这个黑暗的年代原来还存在着这种年青人啊,弟弟不禁感叹道。

  然而游侠此时的双眉却带着深深困惑,他礼貌地坐在那个破旧不堪的椅子上
面,看着眼前的老人,似乎有些犹豫。

  " 年青人,你从远方来到这里,想必有事要问我吧?" 弟弟首先开口。

  " 老者,您知道我来的目的?" 年青人稍稍有些奇怪,但仍然处变不惊。

  " 没有事情的话,又有谁会来拜访我这个干枯瘦小的老头呢?" 弟弟笑了笑。
" 年青人,你看起来好像很迷惑。"

  " 是的,您说的没有错。" 年青人垂下头," 我来拜访您的确是想请教一些
事情。"

  " 可我没有什么值得教授你的东西呀。"

  " 我是想请教一些往事……………很久很久以前,一段早已被封存在黑暗之
中的往事。"

  " 往事?" 弟弟抬起头,眼神中闪动着不安,这个年代有太多不被允许的故
事了,实在太多太多。

  " 是的,这是人人放在口中的事情,但或许只有您才能给予我们真相。" 年
青人抬起头。

  " 什么事情?"

  " 过去……………那四人的勇者的真实。" 对方抬起头,一个一个字说道。

  " 四人的勇者吗?" 弟弟抬起头,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仿佛却近在眼
前一样," 为什么想问这些,这四个人的下场你在哪里都可以听到啊。"

  " 但只有您这里可以听到真实,老者………我和同伴在各处旅行,起初也和
其它人一样,认为这四个人就像…。像传闻中的那样子,但我们走过的地方越多,
发现其中的可疑就越多。"

  弟弟看着眼前的年青游侠,不知为什么,他的身影和以前认识的某个人是如
此的重叠。

  " 他们………。是一群笨蛋。" 良久,弟弟才吐出这句话。

  " 不,你在说谎!" 年青的游侠有些激动," 我们,我们拜访过很多地方,
曾经魔军占领过的村镇,巨龙的骨地,曾经荣极一时如今却没落的邦斯公爵家,
还有大地母神殿的遗址………"

  " 这些地方你都去过?"

  " 是的。"

  " 那么从中你得到了什么?"

  " 他们………他们都是顶呱呱的好人,而且才华横溢,善良友好,受过他们
帮助的人不计其数。"

  "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失败?" 弟弟反问。

  " 我不知道………。我想,我想或许是因为他们太弱了。"

  " 不,年青人你错了,他们并不弱。我可以告诉你,艾尔温是我所见过的最
好的剑士也是最有勇气的人,而游侠莱尔的箭可以轻易射中高空中的雄鹰,草地
上的野兔,法妮斯是当年最年轻的神官长,她的神圣魔法可以驱逐任何魔物……
…。而蕾欧娜小姐,她也是绝顶聪明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学不会的魔法。"

  " 那么为什么他们还会输,为什么还会落得如此下场?"

  " 因为他们是傻瓜。" 弟弟再一次重复。

  " 傻瓜?是啊……。" 年青人颓然地坐下来," 他们以为自已的意志就是大
家的意志,以为到最后大家都会和他们一条心的,实在是太天真了。"

  " 不,你又错了,年青人。" 弟弟打断他," 艾尔温他们并不傻,他们早就
知道民众没有和他们一条心,他们知道人们的麻木和怯弱,所以,所以才会去直
接单身去挑战魔王,明知道自已会死,明知道自已会失败,但仍然敢于去挑战强
大的魔王…………他们完全当得上勇者这个名号。"

  " 但是成王败寇,他们输了。" 年青人摇摇头," 他们为什么不更积极地去
鼓动民众呢,为什么不依靠大家的力量去反抗呢?我发现他们仅仅是依靠少数精
英在和魔军对抗,一厢情愿地把民众作为自已保护的对象……。太天真了,结果
民众们都不知道他们为了谁而流血,反倒是更麻木残忍地对待那两个女孩………
…"

  " 你还是错了,年错人。" 弟弟叹了口气," 艾尔漫大人是原来国王的后嗣,
法妮斯小姐是大地母神的圣女,蕾欧娜小姐则是最大公爵邦斯家的长女,只要他
们愿意满可以振臂高呼,万民拥护的,只是他们没有这么做。"

  " 这又是为什么?"

  " 因为他们太过善良了,他们早就看出人们的麻木和软弱………鼓动民众?
只有那些想拿民众当垫脚石的政治家才会想去扇动群众,但对于他们来说,哪怕
任何一个活着的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他们不想看到大量的人们为了这很可能失
败的起义而丧失性命,他们不愿意踏着人们的鲜血和尸体来为自已获得胜利,勇
者不就是这样的吗?" 弟弟悲哀的笑了笑," 想想看,世上有多少勇者为了一个
从不相识的人而平白牺牲了自已?"

  " 啊,是啊……。" 弟弟的话似乎让年青人查觉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着远
方," 那个男人,也是这样的性格啊,真是傻透了。"

  " 他们,他们是知道的,知道自已的理想不会被民众所理解,但即便如此仍
然愿意为了理想而奋斗,就算在最后的关头,艾尔温大人仍然愿意用自已的生命
来保护剩下来的同伴,他们是值得尊重的,年青人………在这个黑暗的年代,我
们所缺少的正是这样的品质,我希望你理解。"

  " 但是………但是如果没能让大家都有这个觉悟的话,即使他们成功了又有
什么用处呢?如果是我的话,宁可做雄狮怒吼一日,也不愿为羔羊懦弱百年。"

  " 可惜血流得已经太多了,艾尔温大人他认为最勉强的和平也要好过最正直
的战争,他是深切体会到战争悲哀的男人。而且并不是所有的民众都和你一样的,
强大而且充满力量,大家……。大家是希望被奴役的。"

  " 这怎么可能?" 年青人瞪大了眼睛。

  " 是的,你说你游历过各地,那么你总该见到……………你的周围,究竟有
多少人能够拥有勇气去渴望他们的理想,又有多少人真的愿意牺牲一切,去追逐
他们的理想,究竟有多少?"

  " 我,我不知道。" 年青人完全语塞。

  " 很少很少吧?你去见过那些被勇者所拯救过的村庄吧,那些人现在怎么样
了呢?仍然在喋喋不休地抱怨自已的麻烦,怨这怨那的吧,他们有多少人真的想
起过那四个年青人为他们所做过的事情?"

  " 可是这不能怪他们,他们是弱者,难道你想让他们去反抗魔王送死吗?"

  " 弱者?哼,有多少人天生是强者?年青人,我告诉你,他们之所以会变成
之样全是因为他们想成为弱者,因为弱者有弱者的好处,可以麻木的生活,碟碟
不休的抱怨,什么都不需要去想,只要灾难还可以忍受,那么他们就不会有动作。
"

  "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已生活的权利,你…………你不能强迫他们。" 年青的
游侠完全被动了。

  " 他们难道不想解放,不想自由吗?不,你还是错了……………他们想,只
是不愿意去付出,而只是整天呆坐着,抱怨这个社会,等待他们的救星出现,却
从来没有人想去自已当那个救星。而当真的救星出现的时候,他们又会给自已找
理由,我是弱者,我帮助不了别人,然后继续浑浑噩噩地过自已的日子,你不是
想知道真实吗,这才是真实!" 或许是第一次,弟弟这么大声地喝起来。

  " 不,你有什么权利这么说?" 游侠站起来吼回去。

  " 因为我就是那个弱者!" 弟弟流着泪用更大的力气对吼," 你知道吗,我
曾经………我曾经上过蕾欧娜小姐,那个救我保护我,宛如我心中女神一样的蕾
欧娜小姐,我上了她,我操了她……"

  " 不,这………。" 年青人再次呆住了。

  " 很不可思议是不是?我就是那些弱者之一,所以我才知道,我上蕾欧娜小
姐的时候,我一直用自已是被迫的,没有办法反抗的现由来宽慰自已,直到现在
也一样!" 弟弟闭上眼睛," 但我永远也忘不了,蕾欧娜小姐那幽怨的表情,我
竟然上了她,我怎么能这么做!!"

  " 老者……"

  " 算了,我想要说的都已经说了,如果你能明白的话,就走吧。我哥哥快要
回来了,他是魔王旗下镇压部队的一员,最后不要让他听到这番话。"

  " 镇压部队?作为一个人类,竟然去参加这种压制人们反乱的镇暴军?" 游
侠紧觉得拔了拔腰畔的匕首。

  " 请不要伤害我哥哥………" 弟弟出手阻止," 他已经老了,而且他并不是
个太坏的人,这些年来的生活费用全是我哥哥在照顾我,和大家一样,他去参军
也只是为了生活而已。"

  " 他当年也参于了那场对两个女孩的折磨?"

  " 是,是的。特别是法妮斯小姐,但当时大家都疯了,都失去了理志………
…很久以前,我们村庄被袭击的时候,哥哥也受了伤而且昏迷了好几天,都是法
妮斯小姐在照顾他的,但他当时失去意识,所以不知情………。这,这不能怪他,
而且他也对这个国家的现状不满意。"

  " 不满意就用更错的方法去针对它?这是什么逻辑!" 游侠恨恨地说了这一
句。

  " 大家,大家都很无奈。" 弟弟垂下头," 艾尔温他们是好人,他们牺牲自
已为这个世界带去星光,只可惜离照亮整片世界还差得很远。"

  " 那么,那么关于他们的恶毒传闻全是假的喽?"

  " 是的,艾尔温大人是个正直勇敢的好人,蕾欧娜小姐也是个外表高傲实则
善良的女孩子,她和艾尔温大人相互吸引,却直到最后也没敢表露心意。莱尔大
人也不像传闻的那样,他虽然英俊风流,但真正所爱的女孩却只有法妮斯小姐一
个人,而且总在她面前笨拙不堪,为此小姐常常笑说他是个大孩子。本来他们四
个人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的,如果不是为了他们的理想的话………。"

  " 谢谢你,老者……。这样我的心结就解开了。" 沉思良久之后,年青人突
然展颜微笑," 我的朋友也来了,那么就告辞了。"

  " 朋友?" 门被敲响,站在门外的是一男二女,带头的男性剑士外表英俊诚
实,身后的两个女孩却貌美如花,艳丽动人。当年青的游侠走出去和他们站在一
起的时候,老人拼命揉了揉眼睛,他差点以为那四个人又回来了,一切宛如当年。

  然后,他想起来了,最近镇上传闻的新勇者的事绩。

  " 我们虽然只能为这个世界带来星光,虽然无法照亮整个世界,但我们却可
以为后来的人们照亮前进的道路,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相信我。" 艾尔温当
年的话语突然出现在弟弟的耳际,此时,他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 等一等我,年青人。" 老人急着跟出去。

  " 怎么了,老者?"

  " 还有,还有一句话我一定要传达给你们,某一个地方藏有打倒魔王真正的
方法,我要告诉你们这个秘密。"

  "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 带头的年青人有点惊奇。

  " 因为那是蕾欧娜小姐最后留给我的秘密。" 老者仰起头,声音变得呜咽起
来," 蕾欧娜小姐他们早就知道自已可能会失败,所以他们把那秘密藏在某一处,
以希望有后人能够继承他们的经验和遗产……………小姐她早就知道会有人来,
会有人来找我的………"

  " 真是太傻了蕾欧娜小姐,明明这么聪明……………为什么却料不到自已最
后的结果呢?"

  老者跪在地上,仰天悲泣。

  ……………………